苦日子里的美味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08-10 01:06 浏览:努力统计中... 报刊文摘

   贺     世     恩

 
  1970年代初我十岁时吃过一次西瓜,至今回味无穷。
 
  记得那是盛夏“双抢”中的某一天,很热,隔壁的同龄小朋友跟我商量合伙买西瓜吃,我说我没钱,他说他爷爷给了他二毛钱,叫我在家里随便找点钱凑个份,两人结伴壮胆而已。
 
  那时的我没有买吃的体验。家里用钱买的无非是油盐酱醋,再就是笔墨纸张,填饱肚子已是不易,哪有钱买零食。但这次因为新鲜也因为要我出的份子不限多少,我也就很想尝试用钱买吃是怎么回事,抱着豁出去的想法答应了。我把母亲的梳妆盒(也是存放零钱的地方)翻了个底朝天,只搜罗到三枚硬币共计五分钱。把硬币揣进短裤口袋,跟随朋友顶着午后的烈日来到公社供销社副食品门市部。
 
  门市部厚木柜台上的一块方木板上面摆放着切开的西瓜,青皮,皮里是一层白质,中间是通红的瓜瓤。这是我第一次仔细地观察西瓜,以前虽然也见过西瓜,因为与我无关也就不上心,这次的见识即将成为我的吃食,所以观察特别用心,感觉特别亲切。
 
  朋友出钱多,也或许是他买过吃的,先我为师,上前到柜台边跟营业员阿姨说:“买买买”,朋友有严重的口吃,“买”了半天也说不出后话,我只好补上“买西瓜”。营业员阿姨不知是被朋友结巴乐了还是看我们两个小孩尚有可爱之相,一脸很舒服的笑容问:“买多少?”朋友拿出二毛钱,我掏出三枚共计五分硬币攥紧了递上柜台再松开手指,三枚硬币掉到柜台上。阿姨说:“就买二毛五分钱的吗?”我们俩同时说是,我说出“是”字好半天朋友才发出声音。阿姨一脸笑容地称好了西瓜,问我们要分开吗,这回我们俩点点头。阿姨切西瓜并没有完全按出资额多少划分,只是随意地一刀下去大小两块。朋友拿大块我拿小块,心里合计我还是占了便宜。朋友不计较,我是陪吃的,占点便宜也正常。阿姨一脸灿烂温和的笑脸目送我们出门,我觉得我一生中见到最美的营业员就是这位卖西瓜的阿姨,古人有人面桃花之喻,不知我的心里是不是把人面西瓜用甜蜜连在了一起。
 
  我俩捧着西瓜来到河边一棵大水桦树下,坐在干净的鹅卵石上面。我第一口咬进西瓜时平生第一次尝到西瓜的味道,啊!好鲜好甜。烈日当空正照,炎炎如火,树下阴凉宜人,西瓜鲜甜爽口,美味沁人心脾。我俩舍不得大口吃,一小口一小口细细地蚕食,真希望永远吃不完。但西瓜还是一点一点被吃进肚子里,红瓤吃光后就啃那染一些红晕的白色部分直到啃得只剩下一片青色的纸才恋恋不舍地扔掉。
 
  有了这样美味的体验,总想再吃,苦于没钱终未吃成,直到当兵后才再次吃到西瓜。此后吃西瓜已是如喝水一般随便,但再也没有第一次的鲜美。我在想,西瓜的味道未必就没有第一次的好,只是后来的生活没有了以前的清苦。上帝很公平,给你充足的食物便不给你美的味感,让你清苦则时不时送给你一个极佳的美味。

请点击更多的报刊文摘欣赏

上一篇:消费卡时代 下一篇:责任与道义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报刊文摘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