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乡下种菜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10-11 16:22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读者在线阅读

   李     晓

 
  算起来,我在乡下种菜已有两年,足以算一个标准的菜农了。
 
  当我有了在乡下种菜的想法后,村长大方地指着一块杂草丛生的庄稼地说:“这块地,给你了,上级种粮直补的钱也算到你头上。”我听罢,乐得哈哈大笑,一顿酒后,就这么定了下来。
 
  周末赶到村里,向农家借了锄头,开始平整土地。铲草、除石、松土,掏沟,陇畦,看来,我这个从城里再回到村里的乡下人,农业手艺还没有“回潮”。一大半天下来,腰有些酸了,向后弯弯腰,仰仰头,一下看见棉花一样的白云在瓦蓝的天空中流动,是那么清晰。再买来了菜种播下,去慷慨的农家粪池里挑来粪水浇地。颤颤巍巍地挑着两桶粪,一旁的村里人摇着头忍不住窃笑。
 
  晚上,就住在村里借来的土房里,在蛐蛐的鸣叫声中一下进入梦乡。早晨起来,赶到刚播种的菜地前,蹲下身,泥土的潮湿味扑鼻而来,清洗着我的肺叶。望着一垄一垄排列整齐的菜地,忍不住张大了嘴,像是在悄悄呼唤种子赶快破土而出。
 
  由开始绽出星星点点的小芽儿,到满园的嫩绿青翠,风霜雨雪中,我看到了我的“南泥湾”。青菜、海椒、黄瓜、南瓜、西红杮、辣椒、蒜苗,这四季交替收获的蔬菜,让我的心一直盈满了一筐一筐的喜悦。那菜,几乎没有一点药物和化肥的污染,用的全是农家粪便和柴草灰之类的有机肥。秋收后,村里人在稻田里燃烧秸杆,我就把稻草灰挑到了大白菜地里作为肥料施下。村里还有一户养牛的人家,见我这个城里人性格耿直,便痛快的应承下来,长期为我提供牛粪作为种菜的肥料。
 
  那一季一季的蔬菜,我让骑着摩托车的村里小伙子带回,一户一户分发给我的亲友和同事家,得到了他们长期的笑脸回报。我发现,凡是吃了我菜的人,脸色也都滋润了起来。
 
  平时回到乡下,我便卷起沾满泥浆的裤腿,和那些老庄稼人闲聊一些种菜的技艺。有一个老乡帮我在地里小水沟旁挖了一水坑,水一下从坑里汨汨涌出,我就可以用这水来浇菜了。见我大喜,这老乡颇有一种成就感,邀我到他家去喝酒,还吩咐妻子,把墙上挂的那一块腊猪蹄取下来炖土豆吃。每当夜幕降临,村子里的炊烟袅袅升起,便有一户一户的村里人轮流请我去家中吃饭。
 
  菜地里有了虫子,我坚决不施农药,让村里人奇怪了。有一回,村长见我蹲在大白菜中捉虫,还把虫子集中起来后拿到田埂边“放生”,村长大惊:“你这不把虫子又送到人家地里了?”我顿感羞愧,索性就让虫子安心分享地里的菜叶,毕竟,虫子的一生,也不容易。唉,种菜,竟让我对万物充满了慈悲。
 
  在菜地里劳作累了,我便躺在旁边的草丛中闭上眼打一会儿盹,或者坐在地边望着一头蹲在不远处的牛,它正在反刍,我发现牛的眼睛好温良。于是,我也从地里扯起一根草嚼着,回味一些城里有趣的事情来,在菜地旁独自笑出了声。
 
  我这个从城里到乡下种菜的菜农,看来是要长期当下去了。小小菜地,大有可为。

请点击更多的读者在线阅读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