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再踢我一次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18 21:02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半 部 堂
  
  平生最怕父亲的脚,他的脚稳、准、狠。想踢哪儿就踢哪儿,而且柔韧性极好,我全身除了要害部位,几乎都和父亲的脚掌亲热过。有一次,他居然一脚把我从门里踢到了门外,因此每当我和母亲无理取闹时,母亲只要一句“你爸来了”,我立即鼠窜。
  
  小时候,家在农村,常常是在野外跑着玩着,有时就忘了离村子有多远。直到夜幕垂下来,才发现找不到家了。但当我把耳朵贴在小路上,听到“扑通扑通”沉重有力的脚步声时,我就知道有救了,父亲来了。虽然难免屁股上挨一脚,我也照例地配合着夸张的一声“哎呦”,但不久就趴在父亲的背上睡着了。我真不知道每次他是怎么准确知道我在什么地方的。
  
  上初中时,在镇上住校。镇政府子弟一帮人经常欺负我,不是把我的书藏起来,就是把我的笔给扔了,还经常让我出钱给他们买东西吃。老师也管不了他们,我实在受不了就跑回了家。父亲听后,抄了一根杨木棍子,挑起两筐红薯,就陪我到了学校。刚好那一帮“贵族子弟”正在打篮球。父亲放下红薯筐,招呼道:“山里穷,送几个红薯你们尝尝鲜。”那帮人看着父亲魁梧的身形,不敢上来拿,父亲就叫我给他们送去,我委屈极了,心里骂父亲软弱,站着不动。父亲边说“不听话是吧”边一脚“恰到好处”地把我踢到他们身边。接着抄起杨木棍子,往空中一抛,一个鹞子转身,一脚把棍子踢成两节,再抛再踢,棍子碎成了八节,那一帮子弟顿时鸟兽散。从此,我得以安心学习。
  
  大学毕业后,我分在一个镇上教书。那时“下海”潮风起云涌。某教师下海去卖“脑黄金”一年就盖起洋楼;某教师下海跑运输,两年就买回了私家车……学校里骨干教师越来越少,我也想下海做生意。父亲听了,反应异常激烈,一脚踹在我脸上,我的脸立刻红肿起来,他也从床边跌落地上。我从父亲的脚力上,发现稳、准、狠不见了,感觉到父亲衰老了,甚至怀疑他的脚还能不能爆发出当初那么大的力量。但从此,我安心教书了。
  
  移居常州后,把父亲接来同住。过马路时绿灯短暂,父亲走路不再是抬脚迈步,而是用脚在地上趟,迟缓而犹豫。我蹲下来要背他,他坚决不肯,眼看红灯要亮了,我们还在马路中央。这时,我看见父亲尴尬得眼泪汪汪。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起父亲就走,尽管我觉出了他的挣扎,他的愤怒,但我更想他生气时能像从前一样,再踢我一脚。
  
  过完马路,问父亲为什么不踢我,他笑笑说,“我不踢你了,你练好功夫踢你的儿子吧。”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