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手上的老茧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阿 毛 时间:2014-12-06 04:3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在我小时候,父亲总是忆苦思甜,教导我要珍惜现在的好生活,好好读书将来有些出息。父亲平常总怕我们会受累,他宁愿自己多干些活,多吃些苦,也要保证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读书。
  
  初中毕业时,我的分数超过了中专录取分数线。那时中专毕业后分配工作,父亲总想我早点跳出“农门”,专门抽几天时间出去帮我活动。我便包揽了田地间的杂活。拿着父亲的铁锹,手心脚心痒痒的——锹柄太滑了,我怎么也握不紧。锹柄上双手握的地方,分明比其余部分细小了些。邻地的阿叔说:这锹柄就合你父亲的手,它伴你父亲有30年了,那两块细小的地方是两只手给磨的。那一刻,我想起了铁棒磨成针的故事,而30年来父亲用手磨细了这锹柄,需要付出多少艰辛啊!父亲回来时,一边帮我挑水泡,一边哀叹自己是黑地里一块碳。我最终没进中专而被划人重点中学,父亲鼓励我:将来考大学去,有大出息。
  
  父亲本只50多岁,看上去倒象是70岁的老人,那布满皱纹写满沧桑的脸,分明又多了几分惆怅。后来求学的日子,那表情和锹柄一直成了我学习的动力,我终于如愿以偿考入了军事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春节,我请了两个月的长假,回家看望父母
  
  一次掺水洗手时,我觉得水很烫,父亲伸手进去泡了半天,全然没有烫的感觉。我好奇的翻开父亲的手掌来看。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呀:皮肤苍老得象树皮,五指根部的茧厚厚的,连按都按不下去,尤其是中指根部的茧一直扩到掌心,就连手指各关节上也长了茧。父亲要合扰五指并成拳头是很难的。我劝父亲:离春耕还早,我帮你剪去手上的老茧。父亲想了想,同意了。老茧很困难,没那么大的剪刀下口,我只得拿个较大的指甲剪抠个小口,然后不知深浅地慢慢剪开。剪到中指根部,父亲突然疼了一下。我细心地剪下一块厚皮,只见中心处一块略显白色,象一团密密的针尖扎入一般。这不是鸡眼嘛?l我买了鸡眼膏,每天晚上换膏的时候,我也渐渐地知道了父亲过去的一些事情:他九岁开始到地主家打长工,小小年纪就干上了繁重的体力活;1954年洪水过后,为了修筑黄广大堤,他连续一年上坝去挖土方;过公社集体生活时,生产队长“无名英雄”劳动动员后,他们那帮青年人一夜之间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要割的麦、要插的秧等活全部做完……多年繁重的体力劳动沉淀出这一手老茧。
  
  假期快满时,那鸡眼逐渐变成黑色,当我轻轻抠下那颗“黑豆”时,父亲手掌上顿时出现一个蚕豆般大的洞来。当时,我吓得几乎要哭出来。父亲手上的茧已是长出了“根”呀!
  
  父亲手上的老茧,是他一生勤劳朴实的写照,浓缩了他一辈子的艰辛。他们这一代人,用自己的辛劳铺平了儿女成长的道路。我虽剪去了父亲手上的老茧,却剪不去他一辈子的辛劳。作为他的儿子,竭尽全力总想让他脱离体力劳动,晚年安享清福。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陪父亲下棋 下一篇:在东北的日子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