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真好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蔡 明 康 时间:2014-12-25 01:53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阿福他爸的大名叫图书。
  
  旧时候的国文课本,第二册首章课文名:《看图书》。内文写着:“看看看,看图书,图书真好看。”
  
  在课堂上,先生照本宣科,然后逐桌查读。当轮到阿福口诵时,他则将课文读成“看看看,看爸爸爸爸真好看!”
  
  当地人忌讳呼其父名,认为儿喊父名是十足的不孝。因此,阿福便独辟蹊径,隐去父名的读法,一时引起了全班人的哄堂大笑。
  
  几十年过去了,阿福节外生枝故弄玄虚的这一壮举,终于得了这个浑名。从此,村人便直呼他名为“爸爸真好看”,再也不叫阿福这个名字了。
  
  “爸爸真好看”是我少年时的大朋友。跟他寒窗多年,总觉得他的学业没有多大长进。平时他的作业本,总是“高度封闭”。偶有一次看到他的作文本,那上面的错字、别字、残句、病句,就像少男少女脸上的青春痘,严重的地方都能连成一片。然而,玩儿童游戏,他却是学校里的高材生。那时多蒙“爸爸真好看”的承情过厚,游玩时每每安排我当新郎。摘了一条番薯菜,披上肩上,美其名曰:簪花挂红。然后由四个小朋友联手做成手轿,由众人抬着。书包当鼓,笔盒做锣,吹吹打打,前拥后护去姑娘家接亲。“爸爸真好看”当然是家里的“高堂”。花轿回府,他道貌岸然,正襟危坐,俨然一位长者,接受新人的祝福与礼拜。简直玩得人人天真烂漫,个个和颜悦色。那时,他家的天井,同时又是我们的运动场,我们曾经在这里掷穴子,踢鸡毛键,竹竿拔河,把生虫蕃薯当作炸弹,用木瓜骨当兵器。在这里,留下了我们轻轻的足迹和温柔的梦痕。
  
  一次,“爸爸真好看”带领我们几个人去番薯地里觅挖薯芽。那时真是饿不择食,将挖出的生薯囫囵吞枣地尽往肚子里塞,不多久它便在腹腔里产生出大量的气体来。先是胀气,后又泄气。因为“爸爸真好看”吃量大如牛,所以气体特别多,泄出来的气劲头也特别大。可是此时大家都不敢笑,总是相安无事的,多挖些薯芽回家。
  
  他的父亲留下一把两刃尖刀,带着古旧的鞘。“爸爸真好看”常常用它制作“鸽哨”。他刻出的鸽哨,上一口下两口,“品”字型,新颖多姿,与别人的相比显得特别稀奇。他把“品”字型鸽哨安置在雄鸽的坚硬尾巴上,然后放飞家里所养的20多只鸽子。鸽阵飞入云端,白幔幔的一片,似是雪花,似是流云,好遮人眼的。只闻得多组鸽哨奏出不同凡响的音符,好像天乐从空中传下来,煞是动听。
  
  那时,学堂里只有一位姓韦的先生,教着我们大小两个班级。他长着一双十分近视的眼睛,因此眼镜常常架在鼻梁上。为了让先生丢掉教课挤出时间去玩,“爸爸真好看”带上我蹑手蹑脚地窜人先生的房间。他正在早睡,但眼镜仍然架在鼻梁上。只见“爸爸真好看”用“画镜点睛”的春秋笔法,一目了然地在先生的眼镜片上涂得漆黑一团,让他错觉时间还早。这一手真灵!不久,先生起床,时间已被误过,后查知这一恶作剧是“爸爸真好看”领衔“秀”出来的,先生便把他和我同时招到跟前,严正斥问。他向我交换了眼色。他一声不响,两眼有光地将眼泪忍着。然而,我的眼泪却很快流了出来。
  
  现在,他已经老态龙钟,但人仍顽健,像一座古教堂。我祝愿他健康颐年。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月光下的父亲 下一篇:父亲的乡居梦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