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风景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陈 侠 时间:2015-01-01 23:2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当我来到人间的时候,槐树就已经站在那儿。村里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棵槐树的年龄。它粗壮而斑驳的树干,默默地记载着沧桑的故事。
  
  槐树虽然古老,但它的枝叶却一点也不老气横秋。它四周舒展,圈成一柄巨伞,冠盖着我家的屋檐,特别修长的那一根枝丫缠绕住了低矮的檐口,像一对生死不渝的恋人紧紧地吻在了一起。枝头繁茂的叶子年复一年地绿着,不知疲倦地营造着特有的那份恬静、清凉。
  
  也许是因为槐树的缘故吧,我的乳名就叫“槐娃”。童年的我,常常看槐花几时开,看蝉在枝头跳跃。透过密密实实的枝丫,我看山外精彩的世界。
  
  门前的老槐树总会使我想起父亲,槐树似乎就是父亲的化身,而那槐树的根似乎就是父亲的灵魂。父亲是个老实憨厚的山里人,他守着土地守着庄稼五十多年。当年,他从槐树上卸下一丫粗壮的枝做成一根槐木扁担,挑起了生活的沉重。从那时起,槐木扁担一刻也没离开过父亲的肩头。
  
  父亲五十岁那天,我恰巧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捧着那一页薄薄的却沉甸甸的通知书,父亲的瞳孔里闪烁出灼人的光芒,他激动得双手一阵阵颤抖。父亲盼望的、期待的就是这一天啊。从不给自己祝寿的父亲竟破天荒地请起客来,酒饭也弄得十分丰盛。乡亲们一边前来恭喜,一边庆贺山沟沟里出了第一个“状元郎”。那天晚上,我做了许多甜香的梦。
  
  第二天早晨却不见了父亲的踪影,只见母亲呆立在老槐树下,凝视着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双眼盈满泪花。在母亲站立的地方,有一串我所熟悉的、宽厚的脚印向远处延伸,一直延伸到了山那边。我顿时明白了,为供我上学念书,父亲告别了他安身立命的土地,带着那根槐木扁担远走他乡打工去了。
  
  我带着父亲一生所有的积攒跨入了大学门槛。大学四年,父亲从不给我写信,可我每月都能收到他寄来的弥漫着咸咸汗香的二百元钱。从汇款单加盖的日戳上,我终于读到了南方一座美丽城市的名字。于是,隔着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一次次地阅读南方;于是,南方有了我刻骨铭心的思念。我的目光穿越层层雾霭,溶入到了那一片片多情的杏花雨中。我仿佛看见波翻浪卷的民工潮中父亲疲惫而瘦小的身影,我仿佛听见父亲肩头那根槐木扁担悠扬而沉重的吟唱……
  
  毕业那天,我一路风尘地赶回家,看望已经归乡的我日思夜想的父亲。门前的老槐树还是静静地兀立着,依然痴情不改地开着花,吐着绿。父亲却完完全全变了,他不但苍老了许多许多,而且还少去了一条腿。父亲那一条腿留在了南方,砌入了南方那座城市的美丽之中。
  
  父亲站在老槐树下等我,他用那根槐木扁担当拐杖,支撑着摇晃的身体,脸上挂着舒心的微笑。我再也抑制不住奔泻的情绪,猛地扑向父亲,父子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身为人子,我总有一股释放不完的亏歉,感到一生一世难以回报。当我参加工作每一次领到薪金的时候,我就开始往家中寄钱,并在汇款单上郑重地填写上父亲的大名。
  
  ……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带上小菜看父亲 下一篇:父亲的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