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树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包 作 军 时间:2015-01-05 17:21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喜欢树,也喜欢栽树,他常说:“这世上没别的啥都行,要是没了树,你看会是个啥样?”
  
  父亲为人敦厚、朴实,是个地道的庄稼汉子,干得一手好活计。平时父亲很忙,披星戴月,侍弄庄稼。好容易农闲了,父亲拎着一把斧头去黄河边上砍树条。父亲把树条截成适宜栽种的短节,每节上留有几粒微微发涨的叶芽。
  
  “五九六九,沿河插柳。”父亲在房前屋后、荒坡闲地和水塘边、田埂上种树,柳树、杨树、榆树、刺槐、枣树都种。父亲常说,树是不甚花力气侍弄,就能获利颇丰的宝。
  
  父亲种的最多最好的是桑树,至今我家的老宅子里还有几株茂盛的桑树。后来,我去外面上学,读《诗经》,看到“维桑与梓,必恭敬止”这样的语句时,就想起那些苍郁的桑树,想起父亲。
  
  种树时,父亲先挖好坑,然后让我从渠里挑水浇坑,父亲管这叫“饮坑”。最后,父亲一面用锨给小树苗培土,一面一脚一脚地将土踩实。
  
  在早春静寂的阳光下,父亲看着栽好的小树苗默默地抽烟。在空旷的天地之间,瘦小的父亲被衬托成一道挺拔的风景。
  
  贪玩的我看着那些蔫头耷脑的小树苗不耐烦地说:“啥时候才长大呢?”父亲抚摩一下我的脑袋说:“它可比你长得欢实呢。等树成材了,说不定你娶媳妇盖新房就会用它做檩条哩。”
  
  乡下的树虽不金贵,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不经意间已长成大树。白杨挺拔坚韧,桑葚苍郁蓬勃,垂柳婀娜多姿,枣树相依相守。
  
  桃树开花了,羞羞答答的,像第一次上妆的女孩。花落了,几个小青果显现出来,慢慢地大了熟了,熟得饱满透明,白如软玉,嘴上一点点红,雍容丰腴。摘下一个,咬一口,汁液就顺着嘴角流下来。
  
  核桃树种在院子中央,长势很好,一年比一年粗壮,高大的树冠伸过屋顶,密密的枝叶便阴凉了半个家。微风过处,树影婆娑。那烈日自树梢上层层过滤下来,变得斑斑驳驳,若有似无,细碎光影温存如同处子脸上的娇羞。
  
  白天,一家人随便在地上铺块凉席,围成一圈,露天就餐。父亲母亲一面吃饭,一面讨论农事,小院中不时传出欢声笑语。
  
  秋夜,一阵西风拂过,只听到院里一阵“噼啪”的落果声。第二天一早,满院寻找核桃果是我和妹妹们的一件乐事。
  
  父亲处世淡泊,与人无争,所好者花草树木,所图者不过是与绿色生命心相映、性相投,所谓“天人合一,物我两忘”。
  
  那时代,农家缺柴火,别人家伐树时连根刨,父亲却总是留着树根,他说:“人给地留一口,地给人挣一斗。留下养土吧,说不定来年抽了细芽,十年后又是一棵大树呢。”
  
  如今,父亲老了,不再是我童年记忆里那棵挺拔伟岸的大树,但在儿女的心中,父亲永远是一棵树,一棵支撑我们精神世界的树。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父亲一生劳苦,只有一样祈求——期望自己的儿女长成一棵树,一棵能开花结果的树。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和黄小梨 下一篇: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