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儿当知父心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路 来 森 时间:2015-02-04 10:2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病了,于是赶紧回家。
  
  回到家中,父亲不在家,只有母亲在室内。母亲说:“你爸到大街上逛去了。”我赶紧询问父亲的病情,母亲说;“你爸说话都不利索了,走路也趔趄,都哭了好几次了,怕死啊。”我说:“上次我离家还好好的呢。”母亲说:“一霎的事呢,本来一直好好的。”
  
  过了一会,父亲回家了,看他走路的样子,蹒跚着,果然如母亲所述。我赶紧叫上车,将父亲送进了市人民医院。经医生检查确诊,父亲患的是“老年性脑萎缩”。医生说:“这是一种常见的老年疾病,难以根治,大多是嗜酒过度造成的。”我无言,让父亲在医院里住了下来。
  
  我是深知父亲的嗜酒的。在过去的好多年里,他几乎天天处于醉酒状态,有时,一天能喝上二三斤白酒。醉酒之后,就同母亲打架,追着母亲满街跑,闹得全家鸡犬不宁。最不应该的是,因为醉酒,因为他作为一家之主的强横霸道,处事的不理智,给家庭带来了诸多不便。像如,我家的西邻要盖房子,如果盖起,他家的新房就要有一部分伸到我们家的庭院中,为此,西邻家曾经征求过我的意见,我是坚决不同意的。于是,西邻家就趁我不在家,请父亲吃酒,借助父亲的酒醉懵懂,让他答应了下来。西邻家的新房盖起后,一个墙角正对着我家的堂屋门口,正应了农村所说的那句“出门撞墙角”的话,这在农村是犯大忌讳的。这一盖房子的事件,也成为全村的一大笑话。所以,好几年里,我们家就在那种状态下住着,我回家,就心气不顺。
  
  也因为这诸多因素,我们兄妹对父亲都没有好感。
  
  几天之后,父亲出院了。看父亲走路的样子,病情大有好转。我把父亲送回家,一家人坐在堂屋中闲聊。父亲突然说:“我还以为你们不会管我呢。”我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我身旁的二妹说:“怎么会不管你呢?你总是我们的父亲,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吗!”我随口说:“只是,你的病,就是因为喝酒过量造成的,今后要注意了。”父亲笑了,一种难为情的笑。忽然,父亲又说:“那几年,我做的真是不对啊,特别是房子的事……”
  
  一听到房子的事,我迅即变了脸色,因为这已成为我长久的痛。我抬头却看到了他一脸的歉愧之色,我的心软了,赶紧说:“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之后的好长时间里,我常常想起父亲的那句话。也许,房子的事,一直在父亲的心中装着,也许,像我一样,已经成为他心中长久的痛,只是倔强的父亲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过错。只有在这样一个适当的时机里,他才说出了自己的内疚。
  
  我又想起以前父亲的诸多事情。比如,他常常给我打电话,并没有要求我做什么,只是告诉我:村里出了什么事,谁家的孩子结婚了等琐事。现在想来,也许是父亲想我了,才用这种方式表达一下。有时,我事先打电话给母亲,说是回家。下车后,却发现父亲在附近走动,我就问父亲:“在这儿干什么?”父亲说:“没事,只是随便逛逛。”我知道,父亲有闲逛的习惯。现在终于明白,其实,父亲是在特意等我,只是他表现的是那样的随意。
  
  想着这一切,我的眼中充满了泪水,“到底是自己的父亲啊。”我默念道。父亲老了,心也越来越软了,而我,却没有接下父亲那颗柔软的心。
  
  该歉疚的,是我。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我的父亲 下一篇:老爸的女友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