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小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09-30 16:47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邝     群     英

 
  我父亲是拉板车的。板车就是木架子车。
 
  拉板车很是辛苦,父亲每拉一满车钢筋、铁板,就累得腿上的青筋鼓起老高,变成黑紫黑紫的,像要爆炸似的。其实这叫静脉曲张,是长期干重体力活所致。静脉曲张痒、疼,让父亲难以忍受,他不得不去医院看病。
 
  那一次,父亲在医院里看到另一位父亲趴在一个蒙着白色被单的孩子身上失声痛哭:“五百元钱,就要了娃的命,爹妈无能呀!”他捶胸顿足,伤心欲绝。
 
  询问之下得知,那天,这孩子肚子痛得死去活来。他的父亲拿着家里仅有的八九十元钱往医院跑,医院诊断孩子患的是急性阑尾炎,动手术急需五百元钱。手上的钱远远不够,人地生疏,求借无门,孩子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父亲跪求医生:“救救我的娃吧,救救我的娃吧,我不会欠你们的钱。”先交钱后手术,这是原则,医生也没有办法。当父亲的急速往回跑,慌里慌张、马不停蹄地奔波,也只借到一二百元钱。情急之下,带上借来的钱跑回医院要求卖血救子。但是,为时已晚,孩子已经死了。
 
  “五百元钱,就要了娃的命。”这件事让我父亲的心灵受到巨大的震撼,他的思想负担从此更加沉重了。他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拉起板车走人;每天半夜里才从街市上拉着板车回家。他戒烟戒酒,生活上也更加节俭了。
 
  并且,我们发现,父亲又有了一个新习惯,他每天喜欢摆弄他那点钱。数过来,数过去。
 
  母亲笑着对我们姊妹四个说:“你父亲越来越抠门了!”
 
  父亲一声不吭,依然故我地数着他的钱,数完了总数再平均分成四份,如此循环往复。
 
  一天,父亲数完他的钱,神采飞扬地说:“好,每份够五百元了!”没头没脑,可谁也不追问他。他拿出小瓶子装的一瓶二锅头和一小包花生米放在桌上,打开酒,喝一小口二锅头,往嘴里扔一粒花生米,眼睛眯成一条线,用他那沙哑、笨拙的嗓音大声唱道:“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在好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是喜形于色的,就像喝了蜜似的。
 
  好景不长,物价上涨,医药费也上涨了,父亲的脸色又阴沉沉的。他又开始摆弄他的小钱了……
 
  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我们姊妹四个像撒欢的牛犊,壮壮实实、蹦蹦跳跳、平平安安地长大了,成家了。
 
  直到有一天,出嫁的、外出打工的都回家看望父母亲,全家人都聚齐了,父亲乐呵呵地取出四本存折来,对着名字递给我们每人一本。我们不约而同地打开手里的存折,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哇!一万元,这么多存款!”
 
  这时,父亲才慢条斯理地说:“这些钱是救命钱,我花了二十年的心血积累起来的。现在平均分配。你们除了看大病,任何时候都不能动用这笔钱。”我们的眼眶都湿润了!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原来我一直幸福 下一篇: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