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农具情结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诚东 时间:2013-11-26 12:2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曾记得小时候,父亲是家乡方圆十几公里颇有名气的木匠师傅。每年春节刚过,正值春耕备耕时节,来我家请父亲做农具的农民络绎不绝。以前的农具如木犁、木耙、风车、水车等都是木制品,当时我印象最深的要数木犁了。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之下,那时我就知道一架木犁是由犁身、犁手、犁底组成。父亲完成一架木犁大约要花两天功夫,记得当时来请父亲做木犁的农民都带来了一根“7”字形的树根和两件铁制品,后来才知道铁制品叫犁帽和犁壁,是木犁两个重要的配件。由于农民都忙着要准备春耕生产,个个都嚷着要父亲赶工,所以父亲那时特忙,有时加班到深夜,我白天没事也鞍前马后在父亲身边忙碌起来。一根粗糙的树根在父亲的“精雕细凿”下转眼间就变成一个曲线优美的犁身,紧接着父亲就忙着做犁底和犁手,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把犁身、犁底和犁手组装好,这样一架木犁就大功告成。父亲所做出来的木犁线条优美、比例得当、结构紧凑,从侧面看像是一只拖着长长尾巴,正在觅食的“大松鼠”。最重要的是村民都反映父亲做的木犁轻巧好使、结实耐用。

  我的童年就是在父亲制作农具的岁月中度过,我对父亲所做的每一件农具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有一种特别的情结,因为它凝聚着父亲一生的心血。后来离开家乡来到省城念书,也许是在父亲的影响下,我所学的专业是农机具制造与维修,真可谓是继承了父业,只不过不再是传统的农具,而是先进适用的大型农机具,但与父亲所做的农具亦有异曲同工之妙吧。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农机部门从事农机管理和推广工作,又一次与农机具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平时工作中,每向农民推广一种新型先进农机具,内心都感到非常欣慰,同时也不由想起父亲手工做的那些木制农具。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国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生活水平一年一个新台阶,农村面貌一年一个新变化,一座座低矮的泥坯屋变成了一栋栋砖混结构的小洋楼,一条条弯弯曲曲的田间小径变成了连接四面八方的水泥机耕道,一件件传统木制农具被一台台中小型先进农机具所代替。特别是2004年,我国农机化促进法颁布实施以来,中央开始实行农机补贴政策,标志着我国农业机械化发展进入一个崭新的历史时期,6年来农机购置补贴资金翻了近8番,农民购买机具的热情日益高涨,一些大型先进的农业机械陆续出现在田间地头,农业机械化作业水平越来越高。

  今年农忙时节正逢母亲生日,我回到老家,陪着年迈的父母漫步在乡间小道,看见一台台大中型收割机在田间来回穿梭,到处呈现出一片繁忙的景象。我指着不远处一台正在作业的收割机对父亲说:“老爸,现在村民种水稻已经实行了耕种收全程机械化作业,有大型耕整机、插秧机、收割机,种油菜有油菜免耕直播机、油菜移栽机和油菜收割机,植保有机动喷雾器,还有池塘清淤机呢。农民现在种地再也不要像原来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了,您原来所做的那些木制农具已经可以作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起来了口罗 !”父亲听后笑道:“是呀,现在村民种地有补贴,购置农机有补贴,购买家电有补贴……听说以后像我这样年龄的每个月还可以领取50多元的社会养老保险金。”父亲说到这里忽然顿了一下语气,然后又接着说:“这全靠党的好政策,才有我们农民今天的好日子啊!”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父亲那爽朗的笑声在田野间不停地回荡、回荡……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我看爸爸练书法 下一篇:父爱无痕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