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想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08-09 11:08 浏览:努力统计中... 情感美文

   吴    蓓

 
  思绪有时候就是那么让人费解,或许是秋的季节里,经长夏积蓄的燥热,需要一份当然的清凉,于是,血液里一不小心就闯进了悲秋的因子。
 
  其实,悲秋倒是不会,但秋日着实让人多思,让人多梦。
 
  这是秋日里的第一场雨吧,我这样想着,牵动着自己不大情愿的步子,走向窗口。靠窗的桌上,很久之前采来的吉祥草仍立在水杯里,虽没有泥土,却也发出根须,在清水里怯生生地长着,支撑着有些羸弱的绿。
 
  窗外是喧闹的广场,不知是某个卖家搭建的临时活动房,一排排粉色,围成院落般,伴着明亮的灯光,吸引了雨幕里行人的步伐。纵是秋风携来些许凉意,可夜色下的“粉色四合院”却生出几丝暖意,竟让我有了风雨夜归的冲动。
 
  俯视窗外,多少有些怅然,黑暗的天际下,细密的雨丝在空中飞舞,与灯影交汇成缕缕相思。是的,我想家了,想念久未谋面的老房子,想念儿时的记忆和梦里的故乡。
 
  有30年之久了,如同席慕容的诗句———记忆是无花的蔷薇,永远不会败落。无论离开家乡多久,心里总惦记着满街的乡音,惦记那三间瓦房,惦记石头和泥土垒砌成形似现代抽象画的墙壁、门口的那棵桃树,还有院外的竹园和那口快乐的水井。
 
  是的,水井是快乐的。记得儿时与伙伴们围着井沿嬉闹,一俯身便可照见一张张惊喜的脸,咯咯的笑声总回荡在浅浅的井壁,笑脸下也总能寻到沙砾里猛然窜出的石斑鱼。每到年三十的时候,已经进城的我们跟着父母一大早便回到老家,于是,媳妇和女儿们忙着张罗年夜饭,女婿和儿子们抬出门板,架在长条凳上,开始舞文弄墨,写对联,贴对联。而我们总是悄无声息地溜出院子,聚集到水井旁,说笑着嬉戏着,张望着过往的行人。
 
  冬日里的水井淡淡地升腾着热气,顺着靠近竹园的方向,青苔从水沿沟偷偷蔓延着伸向井口,即便如此,孩子们仍难以拒绝水井的诱惑,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湿滑的苔藓,围着水井,把巴掌大的空地变成走秀的T型台,抢在新年的鞭炮声之前,一圈又一圈地展示着全新的花衬褂、花裤子,还有脚上的新棉鞋。冷不丁“啪”的一声,某个新衣服新鞋子便遭了殃,在一群花衣裳爆出的笑声里,那个浑身上下沾了湿湿的、青绿的斑痕的孩子因为心疼过年的新装而哭得一塌糊涂。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许是每年都这样吧,记忆中,老屋前的水井总在我们穿得最鲜亮的时候给我们来段意想不到的插曲,跌落了童年的青涩,爬起幸福的回味,仿佛再次拽起那提水的绳,贴近那满桶的清透,溢出念想中无与伦比的欢快时光。
 
  窗外传来熟悉的音乐,打断我早已偏题的思维。夜寂静,疑是故乡归,可在这秋日的雨雾里,我终究不忍唤回记忆的小船,任凭那船儿如落叶般,在这临时的棚屋里,在这暖暖的光暖暖的影中轻盈地飘动。
 
  水杯里的绿叶无意中触碰了我的手指,唤醒了多思多梦的人,我听见绿叶在呼吸,把自然的气息吞吐成往事的回味,撩拨着我内心的牵挂。眼前的棚屋,与老屋那三间瓦房竟是如此相像,矮矮的,接了地气,聚了人气。
 
  或许,水杯里的吉祥草也该接接地气了,明天,我便会让它躺进泥土的怀抱,那么今夜,在这思念的长河里,可否让我一枕小窗浓睡?

请点击更多的情感美文欣赏

上一篇:天籁之音 下一篇:秋日的暖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情感美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