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无声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08-10 00:34 浏览:努力统计中... 青年文摘

   杨    莉

 
  老朱有意把微型车停在办事处领导的窗下,破车一发动,轰隆隆,咔嚓嚓,各种声音一起轰鸣,就像一架小型直升机,轮子在雪地上有点打滑,吱吱咯咯地响,老朱想,这下领导知道他要冒着大雪撵街去了。
 
  老朱慢慢滑行着他的破车,先到月牙街,再到水果批发的龙泉路绕了一圈。漫天大雪里,街上除了一片白色,还是一片白色。偶尔,几个路人在雪地上蹒跚着。在老朱的视线里,闯进几个手提肩背的人,老朱把车滑到那几个人后面,目光习惯性地朝他们扫去。老朱心里松了一下,准确作出判断,不是小贩,只是外出打工提早返乡的行人。他们见老朱的车从旁边滑过,便放下编织袋,连连招手,老朱伸出头,那人站在雪地里,嘴里哈着白气,问老朱,老哥,你的车到不到枫桥乡?老朱气不打一处来,这几个人把他的城管车当成了跑乡街子的黑车。老朱说,去去,站一边去。
 
  他又往前走了,看见几个卖水果小贩的三轮车在路边,三轮车兜里橘子在皑皑白色里,格外耀眼醒目。老朱摁了几声喇叭,小贩听见那特殊的喇叭声,立刻回头,见是老朱的车巡察来了,便使劲蹬动了车,装作刚从水果批发市场出来,而不是在路边卖水果。三轮车在雪地上留下一条条车辙,老朱的破车滑到她们身边,伸出头虎了脸说,你们自觉点,也配合点,行不行,不要让我太为难。大下雪天,谁都不容易。她们蹬了车朝前,忙着分辩,我们没有卖,只是在路边歇气。老朱说,歇个鬼的气,你们几个的把戏我还不知道。快快,走走。下一转,再让我看见你们几个,我就收了你们的秤。
 
  老朱那张破烂不堪的长安微型车,是办事处惟一没有印上“城管”字样的车。但在他的管段内,小贩们对这张车再熟悉不过了,只要沙哑的喇叭一响,小贩们就知道老朱来了,还不等老朱开口,他们也不为难老朱,便挑起箩筐,提起塑料布,嗖嗖退进街道两旁的小巷,隐了踪影。老朱车上安装的那个喊话器也很少用,但是农村进城的就不知,往往撞了当头还不知,见了老朱又脏又破的车,还以为是跑乡街子的黑车。也难怪那几个打工仔把他的城管车当成跑乡街子的黑车。
 
  从太和办事处出来时,雪下大了。破微型车上的雨刮也只有一个会动了,坏了的雨刮,像一只断臂,晃晃悠悠地悬在挡风玻璃上,挡风玻璃右边,堆起了薄薄雪雾,忽隐忽现。老朱走走停停,隔一会就要停一下,从窗子够出头,伸手把挡风玻璃上的雪扒开,拓宽视线。
 
  过加油站时,老朱看见一张破烂不堪的电动三轮摩托,拉了满满一车宰杀好的羊,往羊肉米线馆送。羊是才宰杀的,还在滴着血水,滴滴答答的血水,从车沿上滴下来,落在雪地上,像雪中怒放的一枝枝腊梅。
 
  这在以往,老朱就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不就为了奔这张嘴?家里有好日子过的,哪个还会顶风冒雪出来窜?反正也没领导看见。
 
  但今天不同了,老朱想当领导,他要否定过去的自己。
 
  老朱一加油门,车子速度就快起来,因在雪地里行,车子就歪歪斜斜地朝前,加油站前面是个斜坡,这个斜坡是老朱的管段。长久在城里跑生意的小贩都知道老朱的破微型车,偏偏这个开摩的人不知道。老朱的车子接近他时,他扭过头看了一眼,见是一张破车,以为是跑乡镇的黑车,不理会,低着头手捏油门,发动机在飞舞的雪中吼起来。老朱见三轮摩托往斜坡去了,快到斜坡时,老朱又追上了电三轮,老朱说,取缔非法营运三轮几年了,你是胆子大,还是装昏?那人侧脸看老朱,半开的窗子被雾气蒙住,右边的挡风玻璃又覆了层雪,那人只看见老朱的头,没有看见他穿的黑色城管服。心里涌上一阵怒气,这张破车和这人,根本没让他联想到城管,也没想到这雪天的大清早,就被城管盯上了,还嘴硬,你管恁多干什么?老朱说,我要管。那人说,你多啥嘴?老朱说,给我下来。那人说,你他妈不要装神弄鬼唬人。老朱摇下窗子,那人看见老朱制服上几颗亮晃晃的纽扣。便埋了头,加大油门想跑。电三轮已朝斜坡去了,老朱也跟着,雪地上电三轮和老朱的车子,歪歪扭扭,老朱说,停下,停下。老朱听见自己的声音被风雪盖住。老朱看见电三轮以更快的速度飞奔起来,那人已控制不了速度,轰的一声,电三轮撞在电线杆上弹了回来,那人被抛在空中,又啪的一声,重重地落在地上,像一个沉沉的沙袋。电三轮又翻了几个滚,死羊滚落的雪地,顿时血红一片。(未完待续)

请点击更多的青年文摘欣赏

上一篇:一碗水豆腐 下一篇:追忆江南老茶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青年文摘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