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调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石 悦 时间:2015-10-25 22:51 浏览:努力统计中... 生活感悟

现代人讲究生活质量,情调便成了人们追逐的对象。可情调是什么?情调是在何时何地才能寻觅到的?
  
  一个细雨霏霏的春晚,飞机晚点,错过了晚饭时间。接我的挚友将我带进一家五星级宾馆的西餐厅里,脚下是柔软的长毛地毯,眼前是幽幽的烛光,耳朵已分辨出那若有若无的背景音乐是舒伯特的《小夜曲》。的确很有情调。刚刚落座,就在我呷进第一口加冰的威士忌时,领桌的一个“款爷”突然对着“掌中宝”大呼大叫,指示手下决不能再压价。听着他连珠炮般的嚎吼和时不时的国骂,我突然觉得扫兴。浪漫的烛光小酌顿时没了半点情调。
  
  还有一回,我在一间很有情调的咖啡屋里等人。为了打发时间,要了一杯冰糖咖啡,拿出还没读完的《上海宝贝》翻看,一页没读完,隔壁包厢里就传出一阵放肆的笑声,接着就是麻将牌的噪音。我抬眼看看服务生:“这里是打麻将的地方吗?”服务生摊开双手:“没办法,有钱人打麻将就喜欢找个有‘情调’的地方。”我不堪忍受,赶紧逃离,宁愿在寒风中受冻。
  
  吃堑长智。我了悟:情调需要氛围和环境,但真的不取决于氛围和环境。若人没有情调,再有情调的氛围和环境也会大打折扣。若人有情调,再单调的氛围、再简陋的环境也会变得情调多多。
  
  秋风临窗,夜月中,静静品读董桥,“窗竹摇影,野泉滴砚,青帘沽山,红日赏花”,那是怎样的意境啊?他描写的景致总是那样孤寂的美:一株古树,没有繁花,没有归燕,只有破土蟠蜒的老根,静得连昏鸦都忘了在上栖息……他刻画的人物是这样清幽:父亲坐在书房里靠窗的软垫沙发上,两手捧着一盏新沏的铁观音,白烟袅袅,凄凄切切,半蒙着他那有风有霜的脸……反复看,竟不厌,神思不禁;月已斜,夜无眠,情调绵绵。
  
  瑞雪纷扬,沉暮低垂。郊外工地的一间民房,白墙,水泥地,一盆炭火,几位农民工和着音响,唱《打靶归来》,唱《游击队之歌》,唱刘欢的《好汉歌》,唱旭日阳刚的《春天里》,唱累了,有人放起了爵士音乐,有人解开一捆啤酒。大家围着炭火,席地而坐,对着瓶子喝酒,手抓鸡腿啃嚼,彼此相视,心领神会,一切都如歌中所唱:“在你圣洁的殿堂里,大家团结成兄弟。”推开窗,苍穹与大地,溶成一色朦胧。风雪潇潇雪如洗月。窗关上,粗朴与简陋,成就一派生机。春意融融,情调浓浓。
  
  情调,不一定要古道西风,不一定要小桥流水,不一定要烛光月色,也不一定要苏堤春晓,甚至不一定要琴棋书画。我喜欢“人散后,一钩新月在天边”的夜晚,一个人徜徉一条白色的石板路,长长的,没有青苔。“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刘禹锡的向往弥漫心空。块块石板,方方正正,像无声的汉字,随我的脚去读:双声、叠韵、联绵。坚硬的皮鞋敲出清脆的妙音,敲碎一团的静谧。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调哟!我记忆一则小城故事,在潮湿多梦的季节,暗红色的三角梅让我嗅一鼻的香气,使我想到一个丁香花似的好姑娘,在雨巷,在扶疏的风竹下,在相思花开的时候。小草、星星、蝉噪、蛙鸣,我觉得大自然充满了灵气,一切变成了精灵。我忘了自己从何处来,往何处去。多美的情调,把人充盈得要燃,要爆,要飞翔。我曾在三亚海边,赤着脚,在温软的沙滩上奔跑,海潮阵阵扑来,咬我的脚趾,舔我的小腿,挠我的心窝,那情调让我心旷神怡、惬意极了。
  
  情调,于生活中,无处不在;于人浮生,无时不有。弹琴赋诗,对奕良霄,小语春风,谈玄论道,花前月下,烛光摇曳,固然是妙不可言的情调;即令是伴着音乐做五分钟健美操,或者去远足,去垂钓,去玩高尔夫,去品功夫茶,要不索性躺在自家的沙发上,一本本随意翻看闲书,也是自有一番情调的。周末,我放下手中的一切,在夕照的黄昏,坐在菱湖公园的一片青草地上,目光迷失在怡然自得的情调里。
  
  终于明白,情调是一种心境和意境。若想追求情调,最好先追求自身的丰富和内心的辽阔与深邃。

请点击更多的生活感悟欣赏

上一篇:把不喜欢的人忘掉 下一篇:注意即王道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生活感悟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