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轮回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娟 时间:2015-08-25 12:13 浏览:努力统计中... 生命的意义

春分之后的一个周日,去祖父母的墓地祭拜。看着墓碑上渐已褪色的名字,不觉感叹,时光如流水一般,转眼间两位老人离开我们已经有近二十年的光阴。如今,连父亲都已是两鬓灰白的老者,而我们的眼角眉梢也悄悄染上了风霜的痕迹。
  
  每次在祖父母的墓前,常常禁不住想起苏轼的那首悼亡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生与死真的是人生的两极,死亡如一扇漆黑厚重的门,只一瞬间,便将门里与门外的人分隔在两个世界,并且从此永别。从某种意义上说,墓地让我们更清醒地看到了生命冷酷而严峻的另一面。无论生前是怎样的热闹与喧哗,最终在生命的另一端相伴的也只有寂静的山林与无边的风声。任何生命都不能够永恒。就像台湾作家陈之藩先生所说的:“永远不朽的,只有风声、水声与无涯的寂寞而已。”如果一个人看透了这一点,或许心中会滤去许多贪欲与杂念,世间也会因此少了诸多营营苟苟的无谓纷争。
  
  但是还是有些东西留下来了,成为永恒。比如自然界的美,它总是恒在着,并不因为某个人的离开而改变。每年的春天,无论人面是否还在,桃花依旧笑春风;一夜东风来后,梨花也仍然千树万树地开,如漫天绚烂的白云;金黄的油菜花,照样热烈得簇拥在一起,汇聚成金色的海洋;火红的杜鹃,还是漫山遍野地怒放,如一簇簇燃烧的火焰;原上的青草,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随处绽放着青葱的绿意;杨柳不管离人的伤别,始终依偎在湖畔,摆动着轻柔的腰肢,在微风中轻舞飞扬。虽然花儿终将飘零,杨柳与草色也不可能永远常青,但是它们并不伤感喟叹,只管在该绽放的时节恣意绽放着生命的芬芳与色彩,尽情享受着春风的抚摸与亲昵。纵然有一天枯萎了,它们也不介意,因为明年的春天,还会有新的花朵盛开,新的绿意萌生。
  
  生命其实也像自然界一样不断地在轮回,每一天都有旧的生命消逝,也有新的生命诞生。当祖辈们已经远去时,子孙们又开始成长起来,祖辈父辈们在我们的脸庞上看到了他们流逝的青春,而我们又在孩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年少时的身影。当我们为孩子的一颦一笑或欢喜或忧伤时,我们仿佛看到了自己也曾经这样让长辈们牵念着呵护着,于是我们在不再年轻时才终于明白了祖辈父辈们的一片苦心。正是这种生命的轮回,将血脉亲情延续了下去,将真爱延续了下去,使之成为永恒。
  
  我们每个人都只是光阴的过客,最终都将告别这个无限眷恋无限温暖的尘世,但是只要心中有爱,便不必再惧怕衰老与死亡,因为爱能够让我们的生命在更加年轻鲜活的生命之中得到延续。我相信,死亡并不是真的告别,那些逝去的亲人们,一定在另一个世界与我们遥遥相望,息息相通,冥冥之中,他们一定能够感知到我们的思念与祈祷,正如他们依然在另一端为我们默默祝福,希望我们拥有美好的人生。
  
  生命正是在草荣草枯、花开花落之间不尽地轮回。

请点击更多的生命的意义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生命的意义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