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件缎面新衣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7-10-24 10:1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我的母亲

   朱     云

 
  快过年了,可母亲却总是在叹气。看着别人家炸果子买新衣,我的心很是着急,可不敢对母亲提及,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就是家中最难过的日子。一年到头,该欠的钱总是要还给别人的。那时,每个月就只差那三两块钱,没有,那日子便过不下去。所以每到月底,母亲便要找亲朋好友借几块钱度过难关,月头父亲发了工资再还。
 
  日子就这样周而复始地过着,母亲也曾说,其实,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完全够咱们一家人的开支,可是,由于两边的老人要接济,钱也就紧张了起来。拿着为数不多的钱,母亲总是精打细算,柴米油盐是家中的大头,剩下的钱除了寄给双方的老人,再就是只够买些小菜,应付日常的生活了。特别是到了过年的时候就更紧张,我的新衣,还有家中的年货,都成了母亲头疼的事情。
 
  也就是在那年过年,母亲由于还不上前一个月欠的钱而发愁,偏巧我还哭着喊着让母亲给我买过年的新衣。母亲一气之下打了我,那时的我,又怎么知道母亲的艰难,以为母亲不再爱我了。直至晚上,我都不肯和她说一句话。
 
  年还是要过的,母亲将压在箱底的那床缎面拿了出来,给我做了一件新棉袄。大年三十的时候,母亲还是买了一斤肉,包了一顿饺子,那一年,母亲将父亲发的工资,分出好几份,每家还了几块钱,并且承诺其它的钱,等过年后发了工资再还。
 
  穿着母亲做的缎子面新衣,我四处炫耀着,直至姨妈轻声说:“那可是你妈最喜欢的缎面,是你妈出嫁,外婆给的陪嫁,现在给你做了衣服,可得要爱护着点穿。”也就在那年,我似乎从母亲的眼神中读出了生活的无奈,同时,也看到了母亲积极乐观面对生活的一面。
 
  再后来,随着我越来越大,家里的条件也渐渐好了起来,虽然,日子还不算富裕,但总算不用每个月靠借钱过日子了。再到了过年的时候,母亲也总会事先给我准备好新衣服。或许,只有经历了那种苦日子,才更能够体会到好日子的来之不易。
 
  那件缎子面新衣,至今已找不到踪影,但却总会让我在过年的时候想起。儿时经历的一切,对于此时的我来说,何尝不是一笔财富呢,它让我懂得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只要心中燃起希望之光,日子总还是能够过得下去。

请点击更多的我的母亲欣赏

上一篇:故乡的妈妈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我的母亲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