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条上的爱情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杨 红 筑 时间:2014-12-27 00:01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爱情文章

很早,他就和她同厂,他是三班倒的工作,她也是。一个月里,两人只有几天能同时轮在一个时间段上休息。刚结婚,厂里没房,住的是集体宿舍一间极小的房子,卫生间、厨房都是公用。
  
  他早上8点半下班,她8点已去上班,回到家,桌上有张便条:馒头在锅里,趁热吃。下面落的是她的大名。他看了,去外面封了火的灶台上把锅端下来,果真,揭开锅盖,馒头还热着。
  
  下午6点半,她下班,他已走了,桌上的老地方,又有张便条:晚餐是大饼和粥,还有一碟腐乳,一定要吃完,我去菜场买菜,后面是他的姓名。1个钟头后,他回来了,手里拎着焉焉的蔬菜,“很便宜。”他说完,急匆匆穿上那件靛蓝色的卡其布工作服去上班,这一天,见面只有两分钟。
  
  添了三个孩子,终于分到一套带厨房的一室一厅,卫生间和洗涮的水龙头仍是公用的,不过,很满足了。仍是三班倒的工作,孩子是大的带着小的,她早上8点半下班,他怕孩子们扯来折纸飞机,于是把便条留在碗柜顶上:锅里有煮好的甜酒粑,吃了就休息,我已给大娃说好,让他带弟弟妹妹出去玩。大娃是他们的大孩子,她吃完,屋里很安静,她很快就入睡了。
  
  下午6点半,他下班,饭桌上只有二娃、三娃在等他。他知道,她一定是趁菜市场收摊去买廉价的菜,果真,一会儿大娃抱着一堆蔬菜,还有几只小鸡回来,说妈妈上班去了,大娃拿出他妈妈用一张报纸边匆匆写就的便条:这是几只母鸡娃,养大后,就可以少买鸡蛋了。落款仍是她的大名。果真,母鸡长大后,每天也轮着抱窝下蛋,鸡蛋成了三个孩子最好的营养。
  
  一晃,孩子们都成家了,他和她几十年的三班倒,也终于到尽头。退休后天天见面,但却更忙,因为添了三个孙子。一早,她去锻炼,然后回来做早餐,把孙子送往学校,接着赶早市买最新鲜的蔬菜;他醒来,冰箱上有张便条:高压锅里有鸡血粥,听说治肺病,你多吃点。他很听话地喝完了鸡血粥,然后留张便条,就逛到花鸟市场。她回来,习惯地看冰箱上,上面有张条:我逛花市去,中午晚点回来,你先吃,别等我。下午1点,他才逛回来,从乡下郎中那里买了些治她关节炎的草根根药。她把饭菜一直热在电饭煲里,淡淡地说些家里事,他吃完便午睡去了。醒来,他仍习惯地去菜市逛一圈,买了菠菜和几斤孙子们特爱吃的鸡翅回来,到家,却看见冰箱上有便条:我去买把菠菜,你若先回来就赶紧蒸碗鸡蛋肉沫羹。落款已不是她的大名,而是一个很奇怪的符号,像医生们书就的天字处方,他却知道,那是她写的“妻”字,天长日久,竟简化到一笔划完,他重重地咳了一声。
  
  她买菠菜回来,遭到他的火力攻击:我才买了,你又买,尽浪费钱!她被抢白,当然委屈:你这个死老头子,谁叫你不打个招呼?两个人当着儿媳和孙子面,开始鸡毛蒜皮的拌嘴。其实,一般小事,两个人习惯了便条传递,只是上次,他在外面买了两袋打折的白糖,特地打电话回来请示,她在电话上说他:你个老头子,这种事情还要花电话费?买了就买呗。再后来,两个人经常会在同天买了同样的菜撞在一起,每逢这时,总免不了为多花了几文冤枉钱而争几句。
  
  终究是年岁已高,秋冬之际,他去菜市时脑溢血而逝,非常突然,她极悲恸地哭诉,仍一口一个死老头子,夫妻了一辈子,他走哪里都要留张便条,这一次,是走了再不回来,他也没有先告诉她一声。四天四夜她都想不通,第五天,家里人来喊她吃饭,却发现,她睡在床上已仙逝了。怪不得他不留条,这一次,是两个人一起走,没留条的必要了。
  
  子女们收拾他们的衣柜,发现了满满一袋的便条,什么样的纸张、形状都有,看完,就都泪流满面了。在家里,从来没见父母亲昵地称呼过对方,或非常露骨地表现过思念之情。以为,那个年代的婚姻,全是被生存挤得平淡到可以模糊掉爱情,到现在才知,他们的爱情,一直都记录在案,白纸黑字,写了那么长的岁月,几个字的姓名,融化成了一笔,那一份情感交融,只有他们自己熟知,并深深领会。
  
  那个年代的爱情,其实,都是互相默契,并在心底脉脉对望着。

请点击更多的爱情文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爱情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