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爸爸的旅行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2-03 12: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为了我的中考,父亲专门从打工的广州回来了,我的三年初中总算“熬”到头了,成绩还不错。父亲决定带我去宜昌走亲戚,其实是为我这个从未出过远门的人开开眼界。
      到了宜昌,天色有些阴沉,父亲见风就是雨的硬是带上两把“破”雨伞,一件“破”衣服赶到车站。我很烦,心想:旅游,又不是逃难,带着大包小包的!
      上了旅行团的车,我们挑了个靠前的座位。车上有很多衣着时髦的人,我觉得自己很寒酸,心里怪不好受,更觉得父亲说话语无伦次,心里越发不自在。
     车出发了,据导游介绍,我们走的是三峡专用公路。这条公路上的40%的路段是桥梁和隧道,耗资几亿。因为外面下着下雨,山间弥漫着一些雾,不能见些远山,只感觉车在峡谷中穿来穿去如在仙景中一般。
      半小时以后,我们来到了第一站——三峡大坝泄洪闸。雨下得更大了。爸爸说:“加件衣服吧!”我说:“我不要,一点也不冷!”
      我抓起雨伞一个人看风景去了,滔滔洪水从几米高处的闸口泄下,一直砸向下面的江水,在江面激起几米高的浪花,整个江面一片白色,那水势让人惊叹不已。父亲拿着衣服跟在我后面,仿佛我会跑掉似的,不时的为我怕照,我不朝他看,他请一位游客为我们合影,父亲紧贴着我,我挤出个笑脸算是完成了任务。
      第二站是坛子岭,这是三峡大坝的最高点。我故意走得很快,不想让父亲跟来。
      我参观了大坝全景模型,觉得太宏伟了,突然想照一张照片,我很自然的回头,发现父亲没有跟来。我走出展厅,环顾四周,才看见父亲在远处站着看来来往往的游人。他看见我出来了满脸堆着笑向我走来,但是,立刻又停住了,远远的望着我。仿佛在等待我的什么指令。
      我没有叫他,径自走向坛子岭,这是个几十平方米的小平台,居高临下,人站在这里可以看见整个三峡的风景,上面游人可不少,人们指指划划,惊叹的,叫好的,找人的,忙着拍照的煞是热闹。
      我往下看,发现父亲仍然站在原地,本来就不高大的身躯越发显得瘦小,他朝着我的方向仰望着。我心里不禁涌动起一股莫名的情绪,回忆起这一路上我对父亲的冷淡,酸酸的东西在眼里窜来窜去。
      我示意父亲上来,父亲上来了,这时很多人已经回到车上了,父亲为我拍照,也没有再让旁边的人为我们拍合影。
      回到车上,父亲问我:“冷不冷?”我摇了摇头,没有说出那句冷漠的“不冷”。
      汽车缓缓启动,外面下起了大雨,我的心也仿佛淅淅沥沥下起了雨一样。望着窗户上一行行的雨水痕迹,我感觉那就是我偷偷流下的眼泪。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爱如秋叶 下一篇:爸,可以拒绝吗?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