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山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罗显荣 时间:2014-04-29 11:16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驾鹤西归已经17年了,他生前的音容笑貌却依然历历在目。每当想起父亲,我都不禁五内俱热,心生悲伤。

 

    父亲生前身材修长,俊朗坚毅,谦让大度。少年时攻读诗书十载,写得一手好字。我的印象中,父亲沉默少言,对我要求很严格。在他面前,他像一座高山,我只能仰望,我不大敢放肆。但我心中始终敬重他,我知道他是把浓浓的父爱深藏心底啊!我至今依稀记得,我小时候常伏在他背上,他搂着我,从油坊出发走上五六里路回家。还听母亲讲,我婴儿时期几乎每两天都要到新场乡医院去看病,那要翻越两座高山呢,时间居然长达一年呵,都是父母背着我!

 

    我在“文革”期间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小小年纪就干农活挣工分,很吃力,也很苦闷。1970年初,区上办起了高中学校,我提出要读书。祖父母是极力反对的,因为缺钱呀!家里为此争执起来。有一天,父亲从自留地里摘回一大堆南瓜,他自己装了一大背篼,约有200斤;又给我装了一小背篼。我们父子二人翻山下河,几步一停,艰难地背到街上,到区供销社伙食团卖了,居然有四五块钱!回家后,父亲把钱交给我,让我去读高中,我激动得流下眼泪。我读书也很用心,成绩名列前茅。当年秋季上学前,学校领导推荐我去区粮站收了一个多月公粮,做临时工,挣了38元钱,我惊喜不已,从而有了一年的书学费,此后得以圆满毕业。后来又经学校推荐,被招工进了工厂。我常想,要不是当年父亲的支持,我学业无成,哪会有工作?

 

    父亲一生劳累过度,积劳成疾。1988年我见他经常病恹恹的,表情痛苦,就陪他去广元看医生。那次我特地陪他游览了古迹皇泽寺,与他合影后,又陪他在女皇山庄吃了一顿丰盛的饭菜。也许那天是他少有的开心时光吧,他露出了少见的笑容。过了不到一年,父亲的病再次严重起来。表叔是世袭的老中医传人,他把父亲接到清水乡医院去治疗了一段时间,却仍不见起色。

 

    我当时在区上某办公室工作,只好请假去接他回来。那次好运气,居然坐在一辆新进口的小轿车上,三四十公里路程基本上无颠簸。返回后又在区医院治了几天,病无好转,资深医生也未认准是什么病。父亲坚持要回家。在回家的山路上,父亲实在走不动了,我只好与人用靠椅临时改为担架,从半路上把父亲抬回家。我至今铭心刻骨的记忆,是在一个夜半时分,父亲病危时凄惨地喊我:“儿子,抱着我,爸爸疼得很!我不行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听到父亲这样亲切的悲哀的呼唤啊!我泪水长流,把父亲揽入怀中,感受着他高大身躯的体温。待他平静后,我急忙打上电筒翻山越岭去请医生来急救……

 

    父亲沉疴难起,终于走了,他是英年早逝啊!那个悲伤的夜晚,我这个男子汉像个女孩子,哀哭难止,泪如雨下。

 

    父亲的形象是高大的,父爱是伟大的!现在我为他立座碑,其实心中的碑早已树立起来了!擅长书法的梁老师,听了我的介绍,十分感动。他凝神运思,慨然命笔,似龙飞凤舞,又若铁画银钩,在父亲的碑额上赫然大书:忠孝千古!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记得父亲的生日 下一篇:麦田的守望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