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7-08 23:19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聚在弟弟家吃过晚饭后,我们一行人踏着暮色驶上了回家的路。
  
  最后一抹红霞慢慢淡去直至消失,夜慢慢暗了下来,关了空调开了车窗,因了一百多的时速,本是徐徐的晚风,可那风声从车窗和天窗灌进来却变得跟乱吼的北风一般样只敲耳膜,风里没有寒气只是有点凉兹兹的,这刺耳的风吼声和凉兹兹的感觉让我有种自虐的舒服感。
  
  音响里反复的放着几首经典老歌,此刻费翔正深情的唱着“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我已是满怀疲惫/眼里是酸楚的泪/那故乡的风和故乡的云……"不知为什么,许许多多莫名的情绪就这样不由分说的盘缠上心头来。想想离世不久的母亲,想想孤独守候在我们极少回去的家的老父亲,眼泪很不争气的就涨上了眼眶,用手背抹了抹,握紧了方向盘,踩了踩油门,不管是否已超速,只觉得非这样心口那团狂燥的郁闷才可以得以宣泄掉。
  
  驶出了城区已经很远了,车外青山和田野隐隐约约的静卧在夜色里,夜慢慢深了,深了,弯弯的月牙儿和满天的星星高挂在干净的天空上,抬头看看天窗上的星星,再低头看看高速路上那一直绵延不断在车灯的照射下像星星一样闪耀的反光漆,加上飞快的车速,突然有种在浩瀚宇宙穿行的感觉,有种找不着方向只管一路向前的感觉。
  
  回到老家已经十一点多了,一向习惯九点多就睡觉的爸爸和叔叔婶婶居然还没睡,开着亮亮的灯光守着电视等着我们归来,心里莫名的被感动。
  
  把我简单的行李拎进房间,再和叔叔婶婶一起帮堂弟把他带回来的电脑、还有五、六把小椅子和一些吃的用的搬到叔叔家放好,在叔叔那吃过早就做好等我们回来吃的宵夜,已经很晚了,可爸爸还没睡坐着客厅里等着我们。
  
  望着爸爸,我一下子突然不知该说什么好。
  
  弟弟望着光着膀子只穿了条沙滩裤的老爸突然问:“爸,你的两个肩膀怎么都磨破皮了?”
  
  爸笑笑摸了摸自己的肩膀说:“前些日子,承包我们村的山岭种树的人见树长大了就大批伐了去卖,我去捡些他们不要的树枝树丫回来当柴火,挑重了被扁担磨破了点皮,现在好了,没事了。”
  
  我和弟弟听了顿时无语。
  
  爸爸是个站了三十多年讲台的退休老教师,他不是农民,家里有电饭锅、煤气灶还有太阳能热水器,他平日里要弄吃的和洗澡根本不用烧木柴,而他却砍和捡了堆满两三个空房间那么多的木柴,这让我越想越觉得心酸,越想越忍不住想流泪。
  
  在我们农村老家,儿女回来团聚,还有逢年过节都要杀鸡杀鸭或杀鹅,杀了后不能砍碎必须整个煮熟拿个大盆装好先捧去祭拜列祖列宗,拜完回来后才能砍来吃,这必须要用大铁锅才好弄;还有炖粽子、炸扣肉用煤气灶也不好弄,在老家大家都习惯用木柴大铁锅弄;特别是办酒席,一下子弄几十甚至几百人的饭菜,在农村没木柴没大铁锅那根本弄不了。
  
  爸爸弄那么多木柴,一是儿女不在身边太寂寞,多干点活好消磨时间,二是盼我们能多回家聚聚尽量多预备着,三我猜想是他担心有一天自己太老了爬不了山砍不了柴,所以趁现在还爬得砍得多砍些备着。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古时候的人他们比我们有孝心呐。
  
  父母给了我们那么多,事事处处为我们做儿女的着想,而我们呢?!我们为父母做过些什么?做过多少?设身处地的为他们着想过吗?
  
  深夜了,躺床上睡不着,不知谁家还在放着《常回家看看》,是思儿盼儿常常回来看看白发老人睡不着在放吗?还是思家远游归来的游子深有所触睡不着在放呢?是谁在放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听着落泪了,我知道我要、我必须要常回家看看,你们呢?你们也要常回家看看呀?!
  
  老人恋家,不愿给我们添麻烦,所以他们选择留在老家不愿随我们背井离乡,而我们却认为好男儿志在四方,想离家去追求我们所想要的,那么面对我们慢慢老去的父母,我们唯一能做,必须要做的就是常回家看看。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