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路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9-20 14: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王  泮  政
  
  我的父亲已是七旬高龄的老人了,但对修路护路似乎有着独特的情结。最近乡镇成立了农村公路专业养护队,父亲坚决要加入这个队伍。虽然年龄大了些,但养护公司还是被他的执着精神感动了,决定正式聘父亲为养路工人。
  
  父亲当过兵,官居班长“高位”,退伍后一直在生产队劳动。我们兄弟姊妹多,母亲身体不好,全家就靠父亲挣工分勉强养家糊口。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生产大队的交通运输工具还是以手推车为主。父亲算是壮劳力,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到坡里送土杂肥,到棉油场卖棉花,去城里运煤,甚至赶集上店等等,几乎多数时间离不开手推车。离不开车也就离不开路,生产路,乡村路,乡镇路,城市路,父亲推车走过数不清的路,但多数是那些狭窄的农村羊肠小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难行。
  
  有一年,父亲和生产队里的几个壮劳力去坊子煤矿推煤,我村离坊子煤矿约一百四十多里路程,来回将近三百里,父亲他们一干人马星夜兼程,每人推上五六百斤,一天一夜竟赶了回来。父亲说,他们全都是抄了小路近路走的。那些小路,几乎全是农村的生产路,也亏得是推着的独轮小车,要是两个轮的车子许多地方根本过不去。父亲年轻时用脚丈量着数百、数千里的路,没有一条是宽广的柏油路、水泥路。
  
  大集体时的生产路,一般都由生产队统一整修,尽管路窄,但总算平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家家户户分了责任田。每家每户都把精力投入到了责任田里,而对整修生产路则有些不管不顾了。村集体经济拮据,统一整修生产路不好找义务工,拿钱整修又缺资金,逐渐地,生产路上坑坑洼洼。每到庄稼收获季节,没有整修的道路常使村人苦不堪言。但是,我家通往责任田的道路却总是平整好走,这让许多老少爷们艳羡。因为,在收庄稼三两天之前,我的父亲就扛上铁锨和大镢,从村头到责任田地边,刨土、垫砂石、填窟窿,吭哧吭哧地整修了好几天,各家各户的地排车、拖拉机、小推车呼啦啦地奔驰在平整的小路上,顺顺当当地往家拉庄稼,再往坡里拉化肥和土杂肥。局外人认为,那是村里安排的义务工修了路。只有我和我父亲知道,哪里安排什么义务工,人家村里根本就没找过他,是他自愿修的路。自愿修了路,也不是父亲的思想境界有多么高,问他何必费这么大的力气去修路,不修人家不照样收完庄稼了吗?父亲说,修平路,主要是图自己好走。客观上则是于己方便于人方便。乡里乡亲领不领情那是他们的事,似乎与父亲无关。
  
  日月如梭,年复一年,庄稼收了一季又一季,道路修了一茬又一茬。父亲是为自己修路,也是为乡亲们修路。修路,成了父亲大半生的营生。父亲与路,也就有了难解之缘。
  
  新世纪以来,家乡利用四五年的时间实现了村村通水泥路,几千年来祖祖辈辈与土地为伴的老农民的家门口,终于也通上了水泥路。这是父亲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养路护路的差事点燃了他的青春激情。
  
  自从父亲加入了乡村公路养护公司以后,年迈的父亲像换了个人似的,好像整天有使不完的劲。一次,养护公司调度养路工人集体行动,统一组织到二十多里远的贾悦路段整修边坡、路肩,五六天下来,有些年轻的觉得太累,打退堂鼓回家了。父亲作为养路工人里面年龄最大的人,可他总是天不亮就登上自己的三轮车出发了。护路工作使他那古铜色的脸上整天洋溢着笑容。
  
  父亲说,当养路工,钱多钱少他不在乎。那份工作,似乎是他向往已久的神圣事业。父亲所承包的路段大约有七八公里。每天早晨,当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父亲就带上护路工具上路了。清除路边杂草,整理公路路肩,打扫路面上的杂物。从此,穿着护路标志服装的父亲的身影,成了乡村公路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