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垂钓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10-22 21:05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钱 亚 宁
  
  我越来越相信,钓鱼这一看似简单易行的事情,却包涵着精深的哲学。凭风而立,轻掣细竿,碧水蓝天相对相融,纵使是钓鱼的人,也成了河岸上一棵欣然的树了,忘乎风满衣袖,忘乎日薄西山。谁能不说这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大手笔呢?
  
  父亲喜欢钓鱼,尽管他的空手而归是家常便饭,和一道出行的人同时回来,他手里的几条鱼小得可怜。他倒是满不在乎,边走边与人侃侃而谈,说着刚才从他手里溜走的大鱼。太狡猾了,一定是个大家伙,他非常肯定地说。重复说了这么多年了,他自己也不感到厌烦,我也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他遇到的大鱼总是那么狡猾。
  
  春江水涨,柔柳扶风,父亲也欣然开始了他的准备工作。一截细竹,他反复掂量,轻巧的杪尖有节奏地弹动,深藏在韧性里的力度,被父亲轻轻地抖搂出来。父亲的眼光极力尝试着变得锐利,一定要找到自己最满意的竹竿方才歇手。选鱼线也是如此,一根线缠绕在他指间,他反复拉拽,有时甚至还要用牙齿咬一咬。鱼竿与鱼线的挑选,他都遵循一个原则:有韧性。鱼竿一定要能负重,鱼线一定要有张力,能伸能屈,能柔能刚。父亲钓鱼算不得高手,但这些工序,他却做得极其认真,一点也不含糊。
  
  阳春三月,桃花绽放,迎着晨光,父亲提鱼竿出门了。“春钓浅滩”,塘水澄澈,父亲在河边来回巡视着,不时探出身子察看河面,他在寻找最佳的钓位,最好的立足点。这很重要。“钓鱼不钓草,等于瞎胡跑”,父亲看中了一块蒲草茂盛的水域,蹲下身子,将鱼线放开,扔向水草边的白水里,深浅试定,拿出准备好的小袋子,摊开袋口,抓出一大个糠饼拌成的米团,对着水域,悠悠抛出,洒下了第一个“窝”。米团散开,一粒粒钻入水底,像一群调皮的小蝌蚪,从水面畅快地四散钻入水底乐园。水面只留下一个油亮的圈,在瞬间散开,又复归平静。一切就绪,上饵下钩,七粒乳白的鱼漂,均匀地悬浮在水中,拉出一道柔美的弧线。蒲草油绿,碧波弄影,偶有一声“唧咕”从水面传来,一圈圈细纹荡漾开去,惊醒了沉睡在水里的蓝天与白云。父亲半蹲下来,稳稳地平提鱼竿,一根细线隐隐地拖向水面,仿佛钓起了整一条河。一幅恬静而淡雅的画面。
  
  他眯缝起双眼,盯住水面,长久等待而绝不焦躁,从容而又时刻保持着敏锐。鱼漂的抖动渐趋剧烈,终于猛地向下一沉,父亲提竿而起,却是空荡荡的鱼钩。父亲不恼不愠,接着穿饵上钩,继续他的守候,这点小挫折,对他来说,简直是太平常了。静静地守候,就是他垂钓的全部内容。
  
  父亲热衷于这样的静守。单位破产以后,他就一直住在我这里,一个方圆几里都是水泥路和楼房的地方。失去单位的依靠,他没有更多的话语,倒是庆幸,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我们都已有了“出路”。他也常常不经意地询问着,在哪能钓鱼。我告诉他,要吃鱼就买去,用不着费那么多时间在河边空守着,况且你也钓不了多少鱼的。父亲倒严肃了,你能用钱买来泰然自若,能用钱买来那份融入自然的和谐吗?你以为钓鱼仅仅是为了吃鱼?我羞愧万分。是啊,和谐是能用金钱买来的吗?
  
  许多年了,父亲一直身处在他精心营造的和谐的精髓之中,受到挫折却仍充满希望,即使空手而归也悠然自得。渔翁之意不在鱼,父亲崇尚的,原来是悠然于清风间,忘乎倦怠荣辱,忘乎身外得失,充满和谐之美的绿色生活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的柔情 下一篇:我没见过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