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就是一张纸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史 良 高 时间:2014-11-11 00:46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房子就是一张纸!这话是我父亲说的。父亲说这话时,手里还拿着一张揉皱发黄的房契。房契是由县人民政府印发,上面还揿有县长大人的红色大印哩。
  
  为了这张房契,父亲苦苦奋斗了十余年,从做小朝奉开始到自己承租一爿小店,一个铜钞一个铜钞的积攥着。去外地进货,从来一把雨伞,一个包袱,徒步跋涉,更多的时候是自己肩担手提。从家乡小镇到市里,鸡叫结伴动身,夜半方能抵达。一次挑着两箩筐鸡蛋去县城兑货,雨后路滑,鸡蛋全部打碎,他伤心得坐在路边号啕大哭。母亲为了有间自己的房子,白天在父亲的店前为客户打袜子(以棉纱机织),雪夜里,帮父亲包装货品,腰间就扎根草绳御寒。终于有间小屋,有个遮风避雨的小家,却在年三十晚上,邻家祭祖不慎,烛台上的红烛引燃年画,一场大火顿时吞噬了一切。解放了,父亲依然一贫如洗。长江溃堤之后的1955年,生意原本十分兴隆的古镇已是一片废墟,父亲东挪西借,凑足了和银元等价的30余元现金,买下了中街的一处门面。这户人家门脸很宽,楼上茶馆,楼下商店。而父亲,买到手的仅是断壁残垣。这里是商人聚居地,房子与面子与生意密切相关。还是祖父咬咬牙,卖掉了一船稻谷,接济父亲盖起一幢青砖小瓦、两边穿枋上顶的楼房。临街的门扇是清一色东北松,在桐油的作用下,猩红猩红。等房子盖起,合作化的浪潮已席卷全国,父亲的雄心,也被这滔天的浪潮席卷得了无踪影。后来,因了一份工作,因了一家人的衣食,父亲一年到头都漂泊在外。
  
  房子是要人住的。它的轩窗楼阁,它的宽敞明亮,曾是我们兄弟姐妹的乐园,也曾租作医院的中药铺和临时病房,那是老街最兴盛的日子。我工作之后,父亲手头宽裕了点,又在后边加盖了两间,为的是儿子将来结婚有个新房。可惜的是,那间新房最终没能派上用场。等到父亲退休回家,新街已是一片欣欣向荣,我家的那幢楼房也和他的身体一样,衰老了。再后来,小妹远嫁江南,弟弟求学外地,父亲便随母亲一道来到我所在的城市,老家的房子便由“铁将军”把门。不过临来之前,父亲还专门请了工匠将房子里里外外修葺了一遍。说是等我老了,不想蹲城里了,就到小镇去住住。
  
  可他万万没想到,古旧的老宅,上好的杉木桁檩,正是白蚁们的天堂。接到房子倒塌的消息,是一个黄梅雨夜,我和弟弟商议,委托一位农村亲戚代为处理,而那位亲戚并没有领情。是啊,如今的农民,家家有着漂亮的别墅,谁还在乎那些陈年的碎砖烂瓦?
  
  耄耋高龄的父亲几次欲回去看房,我怕老人经受不了打击,怕他看到那一堆惨不忍睹的瓦砾悲伤,阻止了。算算,也就50年光景,一幢曾经的辉煌就迅速倒塌在时光之中。那里,浸透着父亲一生的艰辛,埋藏着父亲一生未能实现的希冀!
  
  父亲一辈子一无所有,唯独那幢视为生命的房子。那曾是他的慰藉与骄傲!自打房子倒塌之后,他把一切看得很空,很淡。就在去年,有朋友撺掇我贷款“炒房”,他几次拿出那张房契告诫我,钱够用就行,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房子是什么?房子就是一张纸!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花开的声音 下一篇:爸 我们想念您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