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父亲的新坟前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檀 长 乐 时间:2014-11-11 00:55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是最宽容的人,他在世的时候对儿女几乎没有任何要求。惟独一桩事,他是用不容商量的口气对我和弟弟再三说的:清明祭祖,你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哪怕走的再远,都要回来上祖坟!所以,每年清明前夕,我都要和弟弟约好时间回家。上坟用的纸、香、鞭炮,父亲早已准备好,我和弟弟象征性的付点钱就可以了。上坟时,父亲提着装祭祖用品的篮子在前面带路,我们紧跟。每到一处,摆祭品、烧香纸这些事情都由父亲默默的忙着。我们的任务是给祖宗下跪、磕头。这些随着父亲的走,已经成为珍贵的记忆!
  
  去年做清明,父亲还是领路人,今年,他已经长眠在祖坟山上。这个清明让我的心情无比沉痛。本来约弟弟一道回家的,可他单位今天有集体活动去了江西庐山,我只好单独回家。在路上接到弟弟的电话,得知二叔也要来为父亲扫墓。二叔和父亲的感情不一般。他从小就跟随父亲念书,整个中学阶段几乎都由父亲负担着。后来他上了大学,参加了工作,担任了领导,始终和父亲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父亲去世,二叔从感情上一直不能接受。在父亲“百日”的时候,他还忍不住偷偷的哭泣,一双眼睛就像红桃子一样。
  
  我匆匆赶到家的时候,二叔和二婶已经等待多时。从车上拿下祭品,喊上小妹妹,没进家门就直接上祖坟去了。祖坟原来分散在村庄周围,前年因修高速公路取土需要,把祖先们都迁到了一起。迁坟的时候父亲刚刚做完胃癌切除手术,身体极度虚弱。他那瘦小的身体罩在汗衫里,我担心他会被风吹跑。他坚持在迁坟现场看着,担心把祖先的尸骨弄错。现在祖先们都会聚在鸭树张村旁的林地里,墓碑按照长幼顺序一溜排开。实际上,对于祖先,我只记得祖父、祖母,再就是父亲。其余的老祖宗我没有具体的意识。不过,有没有意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忘记他们!
  
  我们在各位先人的墓碑前摆好祭祀物品,分头烧纸、上香、下跪、磕头。来到父亲坟前,心海突然狂风大作,悲痛的巨浪强烈撞击心坎,泪,止不住的倾泻。我久久的跪在父亲墓碑前,让眼泪尽情冲刷布满尘埃的心灵。我在悄悄地问:父亲,你在那个世界里过得好吗?你在那里看见我的祖父———那个白须飘飘、疾恶如仇的乡绅了吗?你在那里看见我的祖母———那个慈眉善目、视孙子为心头肉的老太了吗?如果见到了,父亲,你可以自豪地告诉他们,他们最疼爱的这个长孙是个争气的孩子,是个硬朗的汉子!他过去和现在所做的一切,能够让自己也能让祖先扪心无愧,将来也会!我在悄悄地告诉父亲:我不会忘记你经常挂在嘴边的“家有长子,国有大臣”这句话的,我会担当起所有家庭义务!
  
  在我们忙活的时候,二叔早早的在父亲坟后将一挂万响鞭炮摊开。奇怪的是,就在我和妻磕完头起身的时候,那鞭炮自动炸起来了!我们个个面面相觑,惊奇不已。思来想去,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燃烧的香纸被风刮了过去,点燃了鞭炮。可我更愿意相信,是父亲的在天之灵欢迎我们来访!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爸 我们想念您 下一篇:怀念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