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脚踏三轮车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吕 宗 檀 时间:2014-11-14 22:53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离休后最大的爱好就是摆弄那辆脚踏三轮车。除了照顾孙儿们之外,他就喜欢围着他那辆车子转悠。他几乎每天都要踩着那辆车上街转转,有时是为了买柴米油盐,有时纯粹是想载着孙儿们到街区去闲逛。细雨霏微也挡不住他的兴致,就好像还没离休,新习惯代替不了工作习惯。
  
  父亲那车原来是一辆半新的自行车,车厢是利用废铁皮和钢筋焊接拼合的。车一到手,父亲就把它当成了宝贝,只要它有点问题,他就东检查西修理地敲打个不停,简直比刚参加工作的学徒还忙。母亲见他有时忙得满头大汗,满手油垢,衣服也沾有污渍,便从一旁扔过话来,说他像老顽童。他却不以为然:“过去做力气活,不讲究太多的技巧。现在这半机械的东西,钻进去也是有点研究的。大老粗不能老扛着旧光荣,得脚踏实地学点嘛。”他得到这车,像得到了工作上的工具,操作上手后就成了惯例。即便下雨天出不了门,他也要围着车子琢磨。
  
  有一次我要从家里返回单位,要乘坐早晨的火车。天色朦胧发亮,母亲起床去弄早餐,父亲也早早起床去整理那辆脚踏三轮车。本来我是不打算让父亲送的,家里离火车站不过三里路。可是父亲一再坚持,而且是专门用他心爱的脚踏车送我。我真不忍心他这么做,刚下过雨,天黑路况又差。可看到他乐呵呵地忙着,我又实在不愿扫他的兴。
  
  出门那阵,母亲已往我的挎包里塞满了煮熟的鸡蛋,她站在家门口看着我坐在了父亲的车上,嘴里一再叮嘱:“坐稳咯,天黑路上要小心呐!”这话像是对父亲说的,又像是对我说的。只听到父亲一蹬车,答道:“没事!”
  
  从家里出来,沿着大路往火车站方向而去,一路上虽不完全黑灯瞎火,但路灯却是昏黄暗淡且断断续续的,那沙石混杂的路面灰蒙蒙一片,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加之一场大雨刚过,眼前是时不时反射着路灯微光的大大小小的水坑,就像一面面镜子。车子一路上左右摇动得相当厉害。我不时听到父亲的嘱咐:“抓紧车边的护架!”他极力控制着车头,尽可能地绕开水坑,好让车子平稳行进。
  
  途中要上一个陡坡,我想下车却被他着急地阻止了。他说路上泥水污浊不好走,会弄脏鞋裤。我只能在后面坐好,只见他弓着背猛力地蹬着车子爬坡,很是卖劲。我心里热乎乎的,甚为感动,想到母亲常对我们兄弟姐妹说的话:天底下的父母为子女想得最多,为了子女,父母什么都能承受。是啊,可子女却很少能为父母想得那么多,我惭愧得几乎要落泪……上了坡,父亲的额头渗出了汗水,稍微喘着粗气,却没看出有一丝累意,倒是回头看我稳当没有。他挺有精神地蹬着车,一个劲往火车站赶去。那夏末秋初的清晨,大山深处的晨风吹拂着还在沉睡的村庄,透着凉意吹到我身上,可是我感到的却是热乎乎的暖流,是父爱何其厚重。父亲已经六十多岁,头发几乎斑白,身子骨虽说还硬朗,却还搭着三十好几的健壮儿子出门,更何况是雨后的夜路,我除了用父爱的力量来表述外,再难以言表心中的复杂情绪……待进站候车那会儿,天色渐亮,想到那辆脚踏车的老旧,我便劝说父亲道:“爸,你这把年纪还踩那辆脚踏车,笨重又费力,不如我下次回家给你买辆电动车吧!”一听到我这么说,他老脸一沉:“舍不得它哩!每天骑着它,身子骨舒坦,手脚腰身都得到活动……”听那话中的意思,他对车子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平时我与父亲很少说话,交流都是意思点到即止。老人自得其乐,我何苦再自作聪明呢,于是就不再说什么了。
  
  进了站台,父亲仍坚持送我上了车找好座位。他站在月台上看着我,望了望列车的机车头方向,转过脸来说道:“出门在外,身体是本钱。父母没法跟着你,全靠自己管好自己咯!”我都三十好几了,父母仍把我当作小孩。听着父亲的话,我只是点头作答,心里却是在想:孩儿已经长大。
  
  列车徐徐开动时,父亲虎沉着脸,把大手一挥:“檀儿,好好工作,不要挂念父母,不要为我的出行担忧,只要我还能动,那辆车我是不会换掉的……”
  
  我没想到父亲又提了那辆老旧的车。我熟悉父亲的秉性,无须多说,我明白他的意思。
  
  当列车即将驶离月台,我探出半个头往后望去,只见父亲已穿过两股铁道上了站台。我看着父亲模糊的身影,在晨曦的薄雾中有点儿驼背,但我感觉,他仍是那样稳健壮实,或许是那辆停放在车站候车室外的脚踏三轮车催促着他的步伐,仿佛他并没有从工作线上离休。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 下一篇:父爱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