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琐忆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吴 海 忠 时间:2014-12-07 19:4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小时候,父亲就对我们说:“什么都是积少成多,由小到大,特别是我们贫人,要一粒米一粒盐的积存,以防后难”。我觉得父亲说的话很有道理,就铭记在心。
  
  一次,我从野外放牧归来,饥肠辘辘,被小摊上喊卖的那热得冒烟的地瓜深深地吸引着,我的目光在这堆雪白的地瓜上瞟来瞟去,唾液直往肚里咽。舅舅见状就给我二分钱催我买吃。但转念一想,父亲说的“要一粒米一粒盐积存”的教诲,就把舅舅给的二分钱带回家放入竹筒里积存起来。高兴时就拿出来看看。虽是区区的二分,却是我平生所未有过的拥有,觉得自己也帅了几分。
  
  听人说,卖香油(旧时女人的梳毛油)的人要收买蓖麻仁,我就拿着竹竿到野外去钩,积少成多,交给油坊收购,换来的分角就积攒在那只竹筒里。
  
  那阵子,时常有药店来乡间收购蜈蚣去治病,我想这是积钱的好机会,就在屋内屋外的翻觅,在园界路边挖地寻找,把捉到的蜈蚣用水冲洗晒干,拿到药店去卖。这样,竹筒里的小钱就一点一点增多起来。
  
  父亲一生简朴,父爱情深。他节吃俭用给我买下一件棉衣,然而父亲却衣着单薄,光着膀子在地里劳作,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当我穿着他给我买的那件棉衣上学时,想起父亲因冻而发颤的身板,也禁不住热泪满眶。
  
  父亲因为劳累过度病倒了。他脸色苍白,昏昏迷迷,直说梦话。看着父亲痛苦地被疾病折磨着,我心如刀绞。那时,家里的日子本来就够穷的了,给父亲治病哪里来的钱。母亲一时束手无策,坐在病榻前犯愁擦泪。
  
  这时,我忽然想起,我不是有积攒的钱吗?对,我有钱,我父亲有救了,我高兴地喊了起来,就拔腿飞快地跑去药店请先生。先生仔细的给父亲切脉,认真开药方。我趁先生抽烟之际,就走入房间,取出小竹筒子,开封把钱倒在床上。白雪雪一小堆的,数了数,才一元二角三分。明知远远不够,又怕先生嫌少不领。我把这些小钱,恭恭敬敬地递到先生跟前,声音颤抖地说:“先生,我家就这些钱了,全都送给先生做药金,请救救我的父亲吧!”说着,眼泪沿着脸颊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先生也触动了,他说:“好孩子,我只收下你这颗孝心,钱就留下给你买些纸笔学习吧!”于是他便拉着我的小手和他一同来药店抓药。吃了先生的几剂药,不知是药物的作用,还是我的拳拳之心感动上苍,父亲的病竟奇迹般地康复了。
  
  光阴如箭,一闪眼便是几十年,如今我从为人子,为人父而为人祖父。可犹不忘父亲那“积少成多,由小到大”的教诲。我更加珍惜一般时人看不起眼的钱毫,一分一厘的不断积存着。平日无事,倒出欣赏,颇得古人积蓄防饥的乐趣。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的扁担 下一篇:忆父两题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