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军舰情愫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杜 光 华 时间:2014-12-20 01:5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年逾70了,他对军舰有着一种特别浓厚的感情,这种情愫缘于20多年前我当水兵时。
  
  那时,我在青岛海军潜艇学院读大学,父母来军校看我。父亲初进军营,兴趣盎然,我带他们参观教学楼、实验室、训练场后,父亲说想去看“真家伙”潜艇。到星期天,我带二老来到学院附近的某潜艇部队。我向码头卫兵出示学员证后,他只允许我们在码头观看,不许进入艇内。虽然如此,父亲兴趣不减,他说我们要按部队规矩,看到这么厉害的军舰也算有福份了。父亲从潜艇的艇首到艇尾,指着每个部位问我这是什么、那是干什么用的。父亲兴高采烈看过后带沉思状对我说:“孩子,这可是军队的重要武器呀,你一定要学好技术,要不然就开不动它,打不了仗的。”我含笑道:“爸爸,您放心吧,我会用心学习的。”那一次,父亲留下了两点遗憾:没有拍照片,没有上潜艇。
  
  父母第二次来队时,我已是南海某潜艇的航海长。父亲到队第二天就对我说:“你现在是潜艇上的军官了,这回可以拍张照片和上艇看看了吧?”我说:“没问题,不过也得经我们艇长同意才行。”我妈说:“你这老头这么喜欢军舰,早几十年你怎么不去当海军呀?”经艇长同意后,我带着父母来到了我的潜艇。以军港的椰树和潜艇作背景,我为父母拍了好几张照片后,又将他们带入艇内。父亲看到纵横交错的电缆油管和闪烁跳跃的各种信号灯后,连声啧啧道:“真是了不得,这潜艇肚子里怎么这么多复杂的东西呀!”他每到一个舱室,不是用手轻轻地抚摸一下这个仪器,就是弓着腰瞪大眼瞄瞄那个机器部件。父亲仔细地看完每个舱室后才心满意足地上到码头。他称赞了一番后带着一丝忧虑对我说:“孩子,国家把这么大一条军舰交给你们,你们的担子很重呀。俗话说‘行船走马三分险’,在海上你千万要小心操纵,不能出什么错呀!”我点头道:“爸,您就放心吧!”那年,父母回到老家后,把他们在军港拍的照片放得很大挂在客厅正中。我想,家中这张照片,给了父亲一种自豪感,每当家里来了客人时,他的话题必有潜艇和水兵。
  
  去年底,父母第五次来队了。虽然父亲对军营早已熟悉,但他对军舰的情感依然十分浓厚,每天早晚的健身活动,他都是在军港边散步,看鸣号出入港的军舰,看码头猎猎飘扬的军旗,看信号台闪烁的灯光。有天早晨,他散步回来,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对我说港内来了几艘很大很新的军舰,还说可能是驱逐舰,要我带他去看看。为了满足他的心愿,第二天我便带他去了。舰上值更员见我戴着上校军衔,便跑去叫来了他们的舰长。凑巧舰长与我是同乡,听我道明来意后,他笑着对我父亲说他老父亲也是个军舰迷。舰长带我和父亲参观完后,还送给父亲一枚大纪念章,我知道那纪念章一般是送给登舰贵宾的。老父高兴得合不拢嘴,连声说谢谢。回到家后,父亲向母亲炫耀道:“这是我这个军舰迷得到的最高奖赏。”
  
  前不久,父母要回湖南老家去了。临行前,父亲收拾了一整天行装,主要是整理他这次来队在军港和舰上拍的照片,用红绒布把舰长送的纪念章一层又一层包好,还把我们发的有军舰图片的挂历用牛皮纸裹好。我儿子说:爷爷这次回去可以办一个小型军舰博览会了。
  
  我想,在父亲浓郁的军舰情愫里,融入更多的还是对我这当兵的儿子和远在天涯海角的我们一家人的情感。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病了 下一篇:父亲教我如何做人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