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心愿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施 志 芳 时间:2015-01-03 14:4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去年清明,同父亲一道去爷爷奶奶的坟前祭祀,路上,父亲指着远处一排杉木,“那儿的几棵杉木长的又高又粗了。”我顺着父亲的手势望去,便看见地边有一排像士兵列队般整齐的杉木。那是老家的一块自留地,从我记事起,这些杉木就已经栽下了,好像是为了防止高坎地边的塌陷。小时候,跟着父母在那儿摘过茶叶,挖过花生和山芋。几十年风霜雨露转眼过去,而那些小树苗亦茁壮成林了。“明年,我打算把它们砍了,打两副寿材。”父亲的声音使我凛然一震,望着眼前已经头发花白的父亲,茫然地应了一声:“啊———”猛然间,似乎看到一个让人消亡的,未知的世界在无边无际地悄悄铺开,一步步逼近我的亲人。心里好一阵难过。
  
  后来每次回家,父亲总会提起这件事,和我商量着该什么时候砍树,什么时候请木工,我和妹妹该买些什么,做些什么……总之,想让这件事情做得隆重而又体面。我也积极地响应着说,一切顺从他的意愿。
  
  说的多了,渐渐地成了我的一桩心思。在老家,老辈们过了花甲,子女们就得替老人们张罗寿棺了,这不是什么忌讳的事情。相反,谁家老人的寿棺用料考究,做的宽敞体面,“圆材”的那天哪家儿女全到,场面热闹。会在乡邻间引来羡慕的目光。我也明白了父亲的心愿———像所有的老人一样,他也想热闹体面地办好这件事情。
  
  父亲是个忠厚实在人,记忆中他从没与别人吵过架,总是说“高就高点,低就低点吧”。父亲对人真诚好客,不管是亲戚或是朋友,遇上了总要留下来吃饭,喝酒。他同泥土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辛勤劳作,心里总惦记着四季农时和他侍弄的庄稼。我成家十多年了,他一直说要在我家里住几天,但每次留他时,却又总是推说下次再来住吧。年轻的时候,我们几乎不知道体谅父亲,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需要父亲的呵护。转眼人到中年,知道孝顺体贴老人的时候,却发现父亲已经老了,各种小病小痛已经缠上了他不再硬朗的身骨。
  
  生命里真是有着说不清的玄奥,让你从懵懂无知的少年走到血气方刚的青年,再从成熟的中年走到沧桑的老年,走着走着,突然有一天,似乎看到了生老病死,会坦然地为着生命的最后做准备了。想起了小时候看到楼上那朱红色的爷爷奶奶的寿棺时,心里充满了恐惧。奶奶会搂住我说:“别怕,那是奶奶的‘老家’,哪一天奶奶‘回老家了’,就会住到里面。”
  
  总是在心里揣测着,这些年,父亲一定时时在关心那几棵杉木,也一定无数次地用手丈量过它的粗细,或许,在他的心里,早已经安排好了它们的位置……这些天突然有了一个念想,我想在它们被砍倒之前,去到它们身边,用双臂拥抱它们粗壮的树干,用温暖的双手抚摸一下它们那斑驳的身体。甚至会在心里告诉它们:那个一年四季在你们身边辛勤劳作的男人,要用你们去建造他的“老家”了,你们一定会很乐意吧?假如,若干年以后,他老的走不动了,真的睡在你们的怀里时,你们可要尽心尽力地呵护着他,别咯着他,更不要冻着他啊……这样想着,突然心酸不已,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那些待伐的树木,如同面对日渐老去的父亲。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