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娄 吾 石 时间:2015-01-06 02:16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华茂公司五十年厂庆,举办劳模风采展,索要父亲的照片和劳模资料,又牵动了我对父亲的思念。
  
  父亲是2006年2月23日去世的,那天是农历腊月二十六,我从京城回家过年,到家才知道父亲当天因急性腹穿孔,已不能手术,在医院去世了。妻子说,父亲进手术室前还嘱咐她,不要告诉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我,一下子从回家的兴奋中坠入痛苦的深渊。那一年过完春节,在回京城的火车上,我一路上都在想父亲,放任泪水在脸上流淌。
  
  父亲年轻时当过打铁学徒工,合作化进了工厂。父亲干活从不惜力,他曾在炼铁炉前连续工作三天三夜,累得在炉前睡着了,飞溅的铁水将棉衣烧了个大洞都不知道。父亲凭实干评上了省劳模,当上了厂级干部。文革中,他挨过批斗,最遗憾的是劳模证书被造反派抄家抄走了。改革开放后,父亲先后在三家企业当过一把手,从不沾企业一点便宜,也不接受别人送的东西。他的这份固执有时到了不近情理的程度。父亲的一位同事说过这样一件事。厂里的一位女职工,为工作的事感谢父亲,纳了一双鞋送给他,结果,被父亲在会上点名批评。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从不打孩子,也从未见他发过脾气。他是一个说的少做的多的人,对我们弟兄四人,平时也很少说些什么,从不把关爱挂在嘴上。1972年我当兵离家的前一天,父亲和我谈了一晚上。他说了些什么,年轻气盛的我一句也没记住,但这次谈话的认真情形却让我终生难忘。2002年6月,我下岗到京城打工,父亲随后生了场大病,母亲说他瘦得变了形,他是担心独自漂泊在外的我。后来,我把父母接到京城住了几天,我所在公司的老总还特地请他们吃了顿饭。父亲这才彻底放了心。在京城,我陪父母参观了毛主席纪念堂,父亲特地买了束花,恭敬地奉到毛主席的座像前,那一刻,我看到他的眼中有泪光在闪烁。2005年国庆节,我们四弟兄给父亲过生日,父亲非常高兴,说到八十岁时,他还想到北京去看看。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个愿望再也不能实现了。
  
  父亲退休后喜欢练书法和养花。去年冬至,我和妻子在康熙河花市上买了两颗茶花,到公墓种在父亲的墓前。没想到今年做清明时,发现茶花被人偷走了。妻子很生气,说偷花的人太缺德了,要父亲去找偷花的人去。三弟却在一旁说:父亲不会去找人家的,他肯定会说,偷去就偷去了吧。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好人!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的树 下一篇:父亲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