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香花开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挥挥衣袖 时间:2015-01-07 20:15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网上看博客《茉莉花》,才知晓又到花香沁人的季节了。眼前明明是茉莉花的图片、茉莉花的文字,而在我的心里,悄然盛开的却是清新淡雅的白兰花。空气中似乎又弥漫了白兰花浓浓的甜香。
  
  我好像又回到了父亲的花园。那些并不名贵的大丽花、美人蕉、洗澡花竞相怒放着。花丛中,淘气的小狗把小鸡们追得咯咯地乱叫唤。可只要父亲的一声咳嗽,小狗就吓得张皇逃窜,它知道,真弄折了花朵,父亲不会轻饶了它。
  
  那些花儿,白兰花最难伺候。种在花坛里热热闹闹的花花草草,父亲只是拿了长长的水管浇灌;却特意为娇气的白兰花买了喷壶细心喷洒,生怕伤到它娇嫩的叶片。幼苗时种在花盆中,待得它枝繁叶茂,父亲会及时替它换上大大的花缸。哪怕是见到它有一片叶子掉落枝头,父亲都会心疼不已。常见到父亲拿着那本《花卉养植知识》,翻到养植白兰花的页面细细琢磨。时间久了,这花树该啥时浇水,怎么浇,怎样施肥,什么时间换盆,日照时间该有多长,如何越冬,父亲都了然于胸。
  
  知道这花怕冷,冬天到来的时候,父亲会早早地给白兰花树穿上塑料薄膜,跟母亲合力将它宝贝一样地搬到房间里,把吊灯拉得低低的,帮花添温取暖。
  
  初夏白兰花开的时候,父亲会特别高兴地打电话给我:“什么时候回家呀?家里的白兰花开了。”有时候不凑巧,花儿开放的时候,我不能回家。父亲担心花儿在枝头上开过头,而摘下的白兰花又娇嫩得很,稍微有点温度,它就会变黄,香气也就不会那么浓郁。父亲就趁花儿打苞、将开未开之际,细心地将细细长长的花苞掐下来,放在湿毛巾里,再放进冰箱。当我回家后,父亲用准备好的细铁丝或者用针线将花穿成一对对。我和女儿常一人一对挂在胸前,人前晃过来晃过去。就有人吸着鼻子,你娘俩怎么这么香呀?我和女儿就得意地笑。那花黄了干了,我都舍不得扔,把凋谢的花瓣分放在枕边或口袋里,依然能香好久。
  
  还记得那些夏天的傍晚,父亲拿着长长的水管浇灌完花坛里的花,再把院内冲刷得干干净净。母亲就拿了小板凳、洗澡盆来到院中,接过我怀中的女儿,替她洗澡。我就在旁边递递爽身粉、花露水,再顺便掐几朵洗澡花在手里轻轻搓揉,把花汁涂在女儿的小手上,女儿就翘着小手舍不得放,咯咯地笑着。
  
  那时候,父亲总喜欢将饭桌放在院子里吃晚饭。花坛里,鲜花朵朵,迎风含笑;花盆中,白兰花枝青叶翠、香气醉人。一家人团团围住饭桌说说笑笑。父亲一只手抱着女儿,一只手端着酒杯。有时候,父亲会突发奇想,拿了一只筷子蘸点啤酒逗女儿,看着女儿张着小嘴去咬筷子,父亲就笑了。
  
  可是,2004年的那个夏天,父亲走了,永远地走了。父亲走了,那几盆白兰花也没能熬过那个冬天。此后,我和女儿的胸前再也没有挂过白兰花。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 下一篇:父亲节的哀痛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