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与土地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李 铁 时间:2015-01-14 23:39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父亲,也就是我的爷爷,是一个地主。因为这,父亲在文革时吃尽了很多不该是七八岁孩子吃的苦,游行、白眼那是家常便饭。多少年过后,有如诗人般的父亲向我讲起那段岁月时,却没有太多的抱怨,他的坦然让我一遍一遍的翻滚着“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个有着广阔胸怀的诗人的句子。
  
  改革开放了,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我刚结婚的父亲和母亲也分到了四五亩的良田。已经懂事的我不想在地里干活,便会在那片养活了我们家族很多人的土地上问父亲:“大,你恨土地吗?”此时,父亲停下手中的活,从口袋里拉出烟袋,磕了磕,装上旱烟,吧嗒吧嗒狠命地抽着。烟雾缭绕着周围茂盛的庄稼,在充满生机和希望的土地上,父亲原本年轻而瘦削的脸却多了些许的沧桑。父亲双目炯炯有神,额头上有着浅浅的沟壑,头发短而挺拔。
  
  我想父亲应该是痛恨土地的,如果不是地主的成分,英俊的父亲不会在30岁的时候才找到二婚的母亲,一个因可怜和爱并存的我的母亲。
  
  父亲从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会说:“柱子,我给你唱一段。”于是,到处是庄稼和农人的田野上便会嘹亮的飘着: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我一转身,仿佛看到漫山遍野的庄稼都在微笑,父亲唱的歌真好听。
  
  后来,我考上了城里的大学。再后来,我在远离父亲和土地的另外一个乡镇工作。因为工作的繁忙,很少回家的我脑海中一直存留着这样一幅画面:金黄的夕阳镀在一望无垠的田野上,镀在忙碌的农人的身上,镀在悠闲自得的牛儿的背上……夕阳下,一个壮年的汉子挥着手中鞭子,响亮的在空中甩了一下,耕作的牛如同听到号令一般勇武前进,土地的芳香夹杂着田野间花草的芳香扑面而来。那便是我父亲劳动的场景。
  
  我无数次地温习着这个美丽的画面,因为我的父亲已老去。父亲说,我想念那头如同我兄弟般的黄牛。我深知父亲之于土地和牛的感情,那是他的战场和战士。拖拉机突突地叫着,田野的上空便留下一道道浓黑的记忆。父亲又说,我真讨厌柴油的味道。我安慰他,说:“大,这是科技时代,用上这样的先进工具,俺家10来亩地一天就都耕种好了。”父亲又蹲在地头狠狠地抽起了他的老烟斗,显得有些落寞。我知道父亲的心事,他老了,不能动了,可是他多么想赶着他的牛和他的土地多呆一会儿,因为这土地上也有他父亲、他父亲的父亲的身影。
  
  村里的年青人大多外出打工了,他们兴奋地离开了给了他们生命和力量的土地,他们会回来吗?他们还会有关于土地的记忆吗?这些或许只有都市闪烁的霓虹灯会知道。
  
  父亲啊,我想在那块你劳作一辈子的土地上给你磕个头!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父亲与老宅 下一篇:那年夏天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