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航灯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周 萍 时间:2015-04-04 01:2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父亲是一位平凡的老人,既没有高深的学问,也没有辉煌的人生,更没有丰足的资产让人艳羡。但他为我们儿女建构了一个叫家的港湾,为儿女的人生点亮了爱的航灯。
  
  父亲是我最早崇拜的偶像,小时候喜欢撇他说话的音调,学他走路姿势,甚至连他走路拖脚跟的习惯也跟着学了过来,我现在写的“洋泾浜体”也是上小学时模仿父亲的字体而成。
  
  那日,父亲向组织写份申请书,让我给看看。我看着看着就笑了。父亲在一旁不安地问,写的行吗?我笑道:写得不错,能让人看懂就行。后来与妹妹说起这事,我开玩笑说:小时候,我是那么崇拜爸爸爸爸是世上最英武的丈夫,是无所不能的英雄,爸爸说的每句话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却原来我一直崇拜的爸爸也会写出那么多错别字,也会那么严重的跑题。
  
  父亲的确只是一位平凡的老人,道不出宏篇大论,写不出绝世美文。而他是父亲,他缔造了儿女的生命,便也铸就了他在儿女心目中至尊至上的地位,他的爱,也在细细切切的日常琐事中散发着温情的暖意,营造着家的温馨。
  
  父亲对家人的感情,不显山不露水,于无声处浸润着无痕的爱心。
  
  记得母亲在世时,因健康的缘故总不容易快乐起来,却常常在脾气发作时被父亲听错了话逗得喷笑起来。我一直以为父亲耳背,常常跟父亲说话时音量大的像吵架。前些日子,一直照顾父亲的徐姨惊暴真相,父亲其实一直耳聪目明。忽然记起每次母亲笑起时父亲背过脸来得意的眼神,我顿时恍然,原来父亲为了逗母亲开心,一直在装糊涂并自行低调甚至作践自己。
  
  却原来父亲对母亲的欺骗也是一种无声的爱,于无声处泣鬼神。
  
  前些日子,父亲突发心脏病,住进医院。输液时,我和妹妹一直守护在一旁。父亲声音微弱地告诉我:你妈妈来带我了,今早她拽我的脚......。妹妹听着就嘤嘤地哭起来。我想父亲一定是思念母亲了,只是他不肯说出来。我贴近父亲,告诉他,那是梦境或是神志恍惚时出现的幻觉,要相信科学。父亲未加置辩好像轻松了些。我察觉父亲自从得了心脏病日益变得悲观起来。我握着父亲的手暖着冰凉的输液管,心里丝丝地疼着。我知道我的体温可以温暖冰凉的针液,却很难暖热父亲内心那无边的悲凉。
  
  自从我长大,从没有这样握过父亲的手,我不知道父亲的手一向有怎样的温度,可我能感觉到父亲苍老的手越来越需要触摸到儿女贴心的温存。我握着父亲的手,试图让父亲获得双份的勇气和力量,在与病魔的斗争中不致感觉孤单并能获得战无不胜的信心。
  
  父亲住院期间,由于输液的缘故经常要小便,在弟弟和阿姨都不在的时候,他就憋着,不让我和妹妹端痰盂,怕我和妹妹尴尬。可以起身如厕了,依然只允许我们将他送至卫生间门口就示意我们离开。我不放心,执意扶着父亲进去,父亲坚决不肯。妹用胳膊碰我对我耳语:依着爸吧,尊重爸做男人的尊严。……
  
  平日里在路上遇到父亲时,我会挽着父亲的臂膀陪着父亲慢慢地走一程。父亲总是那句话,去忙你的吧,我自己走走。他不希望儿女泡在他身边,他在无声地支持着儿女的事业和生活。每次与父亲路遇又匆匆离开时,从不曾回眸,我怕我的眼泪经不住那触目的苍凉。
  
  父亲老了,扶墙走路,已踏不出脚步声。我想起了一位打工仔的感怀诗:父亲是位平凡的老人/与许多老人一样惧怕那一刻的到来/他对亲人的爱亦朴素无华/细切若无/那般脉脉温情/滋润心田。
  
  当我轻轻敲动键盘,写出以上的文字,春已在明亮处,在父亲的院落里,绽放出一派新绿的生机.....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