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山,一碗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3-11-18 23:21 浏览:努力统计中... 父亲的爱

看着大地返青的麦田,就想起了父亲,他离开我们已经5年了。父亲生前当了32年的村支书,为大家做了许多事情。村里人现在还记得40年前那场大旱,入秋就无雨,开春时全村麦田几近干枯,祖辈靠天吃饭如今盼不来一滴水。不能再等了,父亲白天黑夜地忙着联系往村里架线,把全村最棒的劳力集合起来连夜轮番打井。当全村历史上第一眼机井出水时,乡亲们笑了,极度疲惫的父亲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后来,我们于庄村的打井队又为十里八乡的农民带去了希望和喜悦。如今,每年为小麦浇返青水的时候,还会有人提起当年的情景。
  从我记事起,感觉父亲总是那么风风火火、马不停蹄:为村里盖大队部、建校舍、给困难户修屋、给大队买农机具,白天从公社回来,晚上开社员会,好像总有做不完的事、说不完的话。他常对我们几个孩子说:“人这一辈子其实很难,让别人说个好更难。踏踏实实为大家做点儿事对得起良心。”有一次,我的两个哥哥在大队桃园里割草时偷偷摘了十几个磨盘桃藏到粪箕里,回家被父亲发现了,除了狠狠地嚷了他俩外,晚上自己又在全体社员大会上公开道歉,主动罚了我家两口袋小麦。事后他对我们几个孩子说:“别忘了你们是书记的孩子!”南方发洪水那年,他自己到镇里捐了100元,署名一个老党员,去世后这事才被大家知道。
  父亲积劳成疾患了食道癌,从发病到去世,他在我们四个儿女面前没有吭过一声。晚期扩散时疼得躺下、起来,撑不住又躺下,在床上一坐就是大半夜。最后全身器官衰竭造成极度疼痛时,就靠止疼片支撑。记得他去世前几个小时,人已经有些迷糊了。看他痛苦的样子,我强忍住泪水问他:“你都一天多没吃东西了,大夫说最好喝点儿什么,要不,我给你拿盒奶喝吧!”父亲勉强用力抬起头,面带微笑地说:“行!”我听得出他语气很重,为了让儿女们宽心,也为自己早点儿“好”起来,他坚持着把一盒奶喝光了。大夫背过身低声对我说:“疼成这样,一声不吭,老人家真坚强!”父亲去世时很安详,甚至一句话都未交待,就这样静静地走了。
  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父亲也在农村的土地上操持了一生,和中国几亿农民一样平凡。在我心中,慈祥的父亲像一座山,靠在山上感到踏实。父亲又像端在手中的一碗白开水,又清又净、又澈又纯。他曾对我们说:“人这一辈子做事就得像开飞机,精力要集中,最后还得平稳着陆,这才是最终的目的,千万可不能出任何差错。”如今,在我工作的十多年中,每当做了一件对大家有益的事,仿佛总会听到父亲对我说:“孩子,你做得对!”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

上一篇:我的欣喜老爹 下一篇:不老的爸爸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父亲的爱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