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的女人自有馨香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王 芬 时间:2014-12-31 21:09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早上骑着“小绿驹”(自行车),途经清河,清风拂面,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河水被风刮着,起了绿汪汪的褶子,褶子上冒着白茫茫的冷气。石板桥也冷冷地静卧着,桥上的小黄菊和一串红闷头闷脑地,却彼此开得热烈。风忍不住吹醒香樟树,哗哗地数着落叶,数着流逝的岁和月。九华大道边的白桦林一片一片吹响了秋的号角,直惹得银杏把生命唱成一片金黄。只有河边的小灌木渐渐褪去绿装换红装,忽略这漫地金黄。且待我踏碎这一地金黄,把生命来细细端详!
  
  岁月如白驹过隙,晃晃悠悠中小女子早已越过二八直奔三十。回望二八,那扎着蝴蝶恋花的小女孩在岁月的晨雾间渐行渐远,如山茶般纯净的笑靥若隐若现。我想起,有一天清晨,起雾,太阳在云层里辗转徜徉,我怀疑是月亮贪玩忘记了回家。就像现在的偶,留恋二八忘了今夕是何年。三十,偶三十了。三十有什么不一样呢?是不一样又仿佛没有什么不一样。就像一株树一棵草一朵花的生长开花结果乃至凋谢,自然而然,合情合理。但确实又不一样,生命本身就是一个过程,只不过被分成了一小段一小段,就像蚯蚓,每一小段又是一个小过程。每经过一个小过程你的感受都会不一样心态也会不一样。女人二八时浪漫,像山涧中的小雏菊,清新鲜活;三十左右的女人也浪漫,像花店里的香水百合,亦淡雅亦芬芳;四十岁五十岁甚至古稀也自有浪漫之处,只不过意义不同,魅力不同,风景也不同。试想,一对年逾古稀的老人相伴,静坐清河边的柳树下,相扶相携共浴夕阳。金色的阳光零碎地洒在老人风霜的脸和深深陷进的眼窝。也撒落在轻风拂过的河面,星星点点,一对小鱼相游相伴。水中,岸上,真可谓“相濡以沫,相昫以湿”。
  
  我问阿华田:三十的我有什么不一样?先生说你还像个孩子,只不过后面多了个尾巴。对啊,我还是我。三十岁的小女人,足够浪漫足够安静,不思“进取”,还很阿Q!同学相聚,甲问:科长了吧?没有,主任科员都压根不是。再问,至今与副主任科员还有一段距离。嘻嘻!一笑了之。乙问:挪窝了吧,新窠在哪儿呢?老地方,紧挨一代名校贵中,挺好!偏有想捅破沙锅的问:乌龟壳(指汽车)总置了吧?置了,当然置了,在楼上,俺家小新的玩具箱里。沙锅终于被捅破了,好歹也留点锅烟子吗!嘻嘻!
  
  每朵花都在静静开放,生命怎样过都是美,只要你兰心慧质、善于品味。其实造物主把万物都做得很独特。芸芸众生,每个人的经历都不同,每个人拥有的都不一样,所以每个生命个体的意义都不同。我且要告诉那林妹妹,什么事想开了都一样。休要把那落花葬,落红也是花。三十的女人自有馨香,何况二八。存在即是合理,你为何不能爱及焦大,白丁配淑女也未尝不好。
  
  万物总有盛有衰,生命总是有起有落。日月轮回,季节更替。稻子黄了,镰刀断了,石头热了,晨雾散了。野兔老了,鹰飞慢了。你变得模糊了,我也渐渐不见了。唯有现在是真真切切的。珍爱眼前人,珍惜手中活。抬头看看天,天依旧很蓝,落日还是那么美,从今往后,可要把日子仔仔细细来过!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