碓棚琐忆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丁 贤 玉 时间:2015-05-12 20:40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从前叫生产队,我们的队部在大庙岗。土围墙,一个院子。队屋,会场,晒场,面坊,粮库,甚至牛栏都在那附近。印象里有个碓棚,十分简陋,上面盖鱼鳞小瓦,其他三面没有墙,靠几根粗木柱子支撑。
  
  碓棚里有石碓,由石头和木料组合成,是乡人舂谷物的工具,做得相当巧。年少时,我们几个要好的常常结伴到大庙岗去玩,但总是在碓棚里逗留得多;在我们看来,碓棚就是一个小小的游乐场,里面有个大玩具,有趣极了。碓宕是麻石的,也许是青石的,与地面齐平,像安在那里的一口锅。碓嘴子也是石的,琢成长锥形,嵌在碓杆的顶部,下垂着,乍看像一个马头。碓尾短,碓头那边很长。但是,这并不错,古人很聪明,长短自有它的道理。
  
  仅是看,还不过瘾,还要试着去短碓(短:方言,踩踏的意思)。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力气小了踩不动,个子矮了搭不上脚;要是双脚都站上去,人又容易滑下来跌倒,即使站住了,碓尾回弹时一抛一蹾,震得人心尖子都疼。所以,常常是我和安子、小根几个大一些的一起上,前面的扶碓桩,后面的拽衣领,一齐用力,脚往下一蹬,“吱扭—————”碓轴一转,碓尾就沉下去了,“马头”高高地昂起来,再一松脚,“空洞—————”落在碓宕里。“空洞—————空洞—————”往往是我们玩得正起劲时,突然,队长,或是队委,肩上扛一把锄头,像一个幽灵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那时,自然少不得一番责骂,怪我们短空碓,不爱惜集体财产。
  
  短碓是大人的事,小孩子顶多帮帮脚。在碓尾出力的大多是男劳力,高高大大,手扶碓桩,一脚在地上,一脚在碓尾上,随着身子一歪一歪地用力,“马头”像鸡啄米一样一下一下“啄”在碓宕里的谷物上。碓宕边必有个妇人照料着,一边清理蹦出来的谷粒,一边用手在碓宕里拨弄,以便谷物能均匀受力。这是比较危险的事,伸手时,特别要瞧准空档,否则要是被碓嘴子砸到了,轻则破皮,重则鲜血淋淋。有一回,安子奶奶一不小心被砸了手,顿时嚎啕大哭,嘹亮的声音把整个村庄都通知到了。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飞身往大庙岗跑。到那一看,安子奶奶早被几个妇人搀住了,一边安慰着,一边往她家里走。安子奶奶两只手捂在一起,双眼紧闭,不管不顾地大声嚎叫,声音拖得很长,忽高忽低的,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模糊不清的字眼,说是哭,但听起来更像是唱。我们一大帮人跟在后面跑,像看一场好玩的把戏。
  
  腊月底,碓棚里更热闹了,大家都排队等着用石碓。先是糯米,再是芝麻,这两样都是过年做汤圆时难得的好食料,最后舂棉饼,给牛吃的。棉饼黑黑的,又扁又圆,散发着浓烈的香气,我想,这大概算是牛吃到的最好的食物了吧。当我发现母亲要往碓宕里放棉饼时,急忙提醒,还有呢,还有呢!我指的是碓宕里还有芝麻粉没掏干净。母亲当然明白我的意思,只笑笑,就把棉饼放进去了。牛也要过年嘛!母亲说,牛辛苦,它养活了人,过年掺一点好的给牛吃也是应该的。我一下子愣住了,长这么大,还从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说法,觉得很新鲜,但仔细一想,又觉得这话很对。
  
  倏忽间,几十年就过去了。现在,每次回故乡经过大庙岗时,透过那些别墅似的小洋楼,我似乎总能看见当年低矮破旧的老队屋以及队屋西墙根下简陋的碓棚;“空洞—————空洞—————”遥远而亲切的声音不时传来,像一位隐在岁月里的老人,在向世人口述一段往昔的故事。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