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堂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何 宏 彦 时间:2015-11-17 22:21 浏览:努力统计中... 好文章

大龙山麓有个叫天堂(原名楼堂)的村子,共有上中下三处,早为这样的村庄名称吸引,却没有特地探访过。下楼堂倒是去过,只有水库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壁立的大石坝,水光山色,沙滩树影。中楼堂的位置我们也已清楚。今天我们要去探访听说中的上楼堂。
  
  刚从宣店的山下启程就开始脱衣服———都到大雪了,还这么暖和,真有点不知所措。
  
  沿着残缺不全的石阶步步登高,早已汗流浃背。且走且停中遇到两拨驮树的老人,还有飞来峰模样的石头也没引起大家的兴趣。直到听见水声,走过石条桥,迎面漫坡的绿竹在冬天里带给人好一阵清新,大家才又活跃起来。我们看到几间土砖盖瓦的村舍,屋前屋后,荆棘野草无人收拾,但那些杉、柏、杨、栗、枫依然引人注目地挺立。最后边紧靠竹林的一家,屋前有棵浓绿的石楠,树形很好看。我走进院子,惊喜地看见一老者在石楠树下掐菜!门口散放着一些竹扫把的半成品。
  
  老人姓金,七十多岁,红光满面,精神矍铄。金老自己说在家也是闲着,上山斫些竹枝、扎些扫把,中午自炊,傍晚下山,“不为钱”。我明白这种劳作已经不是为生存,而是成了他的一种生活方式,就像有些人有事没事就往棋牌室一样。说到搬下山以前,老人侃侃而谈:“靠山吃山,我们有田有地有树有竹还有茶。我们这里的工分值高到一块多,山下才三四毛。所以后来就改称天堂了。土改又给我们在山外公路边分了些田,我们插田中午不回家,就在那里吃大锅饭。也多亏那些田,我们的新家都安在那里,不用买地基……”又指着水泥电杆:“这边几个村子中,我们最早通电———现在想都不敢想。”
  
  在金老的介绍下,我们知道这里原有小学,现已坍塌。开个什么会,上天堂下天堂都到我们中天堂来。我们听着老人的述说,想像着上下学的儿童在山路上有没有歌谣,那一溜大人有没有绊倒……离开中天堂的时候,金老为我们指了通往上天堂的路。
  
  这段路明显很久没人走过。竹鞭探过路面、甚至有竹子生出。树木将岁月的风尘聚散在山坡上,枯枝败叶铺满山径。阳光下树影斑驳,特别是石头上更是亮暗分明。一阵阴一阵阳,一阵凉一阵热,感觉怪怪的。旅行的快乐里除了奇枝异果,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灌木和小草,泛着浓浓的绿意。看见好奇的同伴采取几株装到方便袋里挂在包上,我说:“别看它在这山坡上长得青乎乎的,那是它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你带回家未必养得活。”
  
  几次在岔道前徘徊,不知该如何前进———没有任何理论可以照搬。几次决心,几次反复,几次返回。死掉的荆棘和活着的灌木堵向疲乏,一起拷问我们的耐心。最终,失望的底线将我们维持到一条山脊。在这里,新鲜牛粪的味道带来希望的转机。
  
  顺道下去,坍塌的房屋只见石条,但屋后的菜园,房前的稻田,一旁的小池、竹林,坡上的梯地,坳里的层层梯田,荒草萋萋中分明掩盖着世外桃源的遗存!走进田里去,深一脚浅一脚,分明就有走进沼泽的感觉。万分留意,还是弄湿了鞋袜。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竟然还有一片芦苇在下面!齐刷刷举着白色的缨子,优雅地随风而荡!说明这里水源丰富———山路多曲折,当初住到这样的大山坞里,应该与这里水源充足、且有一叠梯田能种植水稻有关吧。
  
  出山又遇岔道,这次和上山不同,我们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坚决朝向谷底,终于走上正路,然后又是一路的惊奇。迎光的山坡山石,逆光的山峰,总有特殊的景象虚幻在真实的空间里。模糊的时光里兀立的石头,造型酷似远古的道长。一旁巨石边沿的大脚印也绝没有人工的痕迹。冬日的深山竟然有映山红开放。深青的老虎刺缀着一球一球的红果果,特别引人注目。
  
  菊花团簇时候,人迹渐渐丰富起来,不时有剔下的树枝摆放路边。挡道的黄牛踅进小径之后我们便接近了村庄。突然看见一条熟悉的小道从另一处向山上延伸———这不是通往天堂山水库的路吗!逆向望去:夕阳把光芒扎在黄昏的梦里,满意写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

请点击更多的好文章欣赏

上一篇:艳之俗与美 下一篇:扫墓随想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好文章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