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人类的假想敌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4-09-25 20:42 浏览:努力统计中... 美文欣赏

  王  开  林
  
  只有人类解决不了的难题,没有时间解决不了的难题。这正是人类处境尴尬的地方。
  
  秦皇汉武派遣方士去海上仙岛寻觅长生不老之药,其心情之迫切,相比大旱之望云霓,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两位神通广大的暴君性情躁而未静,他们不曾动脑筋好好地想一想,世间若果真有如此灵验的仙药,那些方士早就将自家的大药柜填塞得满满当当,然后待价而沽,又何至于闪烁其词,睁开双眼瞎忽悠?再进一步,换位思考,那些方士若果真有本事找到长生不老的仙药,他们早就远离滚滚红尘,自在逍遥去了,又何必伴君如伴虎?
  
  禅宗教人以憬然的觉悟与时间相抗衡,然而这种“自由抵抗运动”比戴高乐在二战时期领导的法国自由抵抗运动的前景要黯淡得多,因为最通透的觉悟也经不起时间连梗带茬的反复收割。觉悟宛如习习春风,在恰当的时刻拂动古人或今人的心旌,是完全可能的,甚至必然如此,但人类的觉悟究竟能走出多远的距离?这个问题跟一片羽毛究竟能飞到怎样的高度,实质上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历史由时间和人类这两个要素巧妙构成。当然还有空间,还有事件,还有林林总总七七八八一大堆东西。但只有时间和人类联手才能绣出文明史的双面绣,这是不争的事实。
  
  人类的作为一言难尽:美妙的景观和文化是其心血结晶,凄凉的废墟和墓地也是其代表作品;短暂的亲亲热热堪称顶上功夫,长久的打打杀杀也算拿手好戏;少数喜剧已成传世经典,大量悲剧则属票房奇迹。人类遍寻题材,竭尽所能,去填充时间的空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这种亢奋劲头丝毫不逊色于精卫填海,但那个无底洞深不可测,填进去的东西不断翻新,又不断消失,注定永远也无法填满它。人类终于恍然大悟:时间竟是比癌症更难击败的头号天敌,它根本不给自己一线胜机。
  
  其实,时间只是人类的假想敌。更接近真相的表达是这样的:时间对待人类的态度就仿佛成人对待儿童的态度,但时间掌握了更多应付的办法,无论人类怎样精力过盛,怎样愚不可及,怎样胆大妄为,他略施手段,即可使之安安静静,服服帖帖。人类囿于生老病死这个八卦阵而注定寻不到出口,时间银行给任一生命个体所开的账户都绝不可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别种形式的物质积累无非是徒然地往巨型沙漏里使劲添补细沙,其意义远不如工作量那么大。当然,人类也有人类的心机,他们写出一部又一部历史,让时间在那些字里行间从容回溯,甚至久久地停驻下来。于是乎,这样的心机变出了意想不到的魔法:今人能够拥有前人的记忆,今人能够了解前人的生活。古今浑然无隙,宛若一幅双面绣,内容迥然不同,针法却如出一手。
  
  如果说人类是命定的创作者,那么时间就是法定的修改者。如果说人类握有制造伤口的刀,那么时间就拥有治愈伤口的药。他们并不是剑拔弩张的敌对双方,而是你情我愿的合作关系,尽管彼此常不免有些貌合神离,合作也未必次次愉快,但他们终将达成谅解。
  
  只要历史的黄卷还摆在那里,人类就不会丧失对时间的好奇,过去——现在——将来,双方合演的剧目多到数不胜数,较之任何一家大网站的影片库,都要丰富千万倍。在时间的大海边,你是否有幸拾获过怪异的漂流瓶?里面的“纸条”充满了浓厚的神秘气息和暗示意味,有时你绞尽脑汁也无法揭开谜底,但猜寻和探究本身总能使你乐在其中。
  
  创造历史,书写历史,解读历史,人类一直孜孜不倦地做着这三件事情。时间的长路永无尽头,每个人都只是行色匆匆的过客,或先或后,来过,看过,做过,言说过,思考过,印证过,用手为时间塑形,用心将爱恨定影,乐此不疲,于愿足矣。
  
  (作者系湖南省作协副主席)

请点击更多的美文欣赏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美文欣赏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