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字都张着嘴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谭 延 桐 时间:2014-11-14 00:5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美文欣赏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这是耶稣“登山宝训”中最短的一段,也是整个新教精神的核心。丁肃清之所以拣选了其中的这句“你们要进窄门”作为自己这本书的名字,显然是有它的深刻寓意的。这个寓意,便是学者型作家丁肃清所一向持守的。
  
  说肃清是一位学者型作家,并不是因为他是一名大学教授——大学教授不见得就是学者型作家,无论他读了多少书,写出了多少文字,制造出了多少影响——而是因为,他的意识,他的理念,他的审美,他的境地。正是这些极为重要的元素,构成了肃清的“学者型”。通过他的第三本散文集《你们要进窄门》进一步地了解,我就更加觉得,他的世界是丰富的、斑斓的、充满了感性和智性的光辉的。
  
  看看肃清是怎样让他的灵魂飞扬的吧——
  
  看见群鸟飞过珠穆朗玛峰,他就想到了生命的形式和生命的意志,并让它们在自己的脑子里不断地飞、飞……得到了朋友赠给的“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这句话,他就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座右铭,思它,想它,念它……蚊子去咬他,结果就咬出了一个“强大的资本,丰厚的底气”来……上下班的十字路口安了个红绿灯,结果他的心里也安了个红绿灯,这个灭了那个就接着亮了……人家说了句“不到八十八”,他就接着跟了句“五十八,结个瓜”,纯真得像个孩子……拣来了一个“气色不错”,他也同时拣来了一个感觉不错,并把这感觉发扬光大,从而让这感觉独木成林,蔚然成风……人家怕丢钱、丢官、丢机遇、丢面子,他却怕丢“自己”。觉得这个“自己”才称得上是真正的老本,才是浑然的一切……
  
  这样的飞扬,才叫真飞扬,才叫真的不拘形式。真正的写作,就是要不拘形式。英国艺术评论家克莱夫·贝尔在其《艺术》一书中所说的“有意味的形式”,显然不在我这里所说的“形式”之列。如果在,那肃清的“形式”无疑就是“有意味的形式”。我们不能忽略这样一个“形式”,因为这是一个长了翅膀的形式,鲲是它的兄弟,鹏也是它的兄弟,它们这个家族一向就是相当有信心的。肃清之所以看重这样一个相当有信心的家族,完全是因为,如果他不让自己的灵魂扶摇直上,生命就会难受——没有尝过难受的滋味的作家,绝对不是好作家,肃清是尝过了。正因为尝过了,肃清的文字才有了百般滋味,时而让人喜时而让人怒,时而让人悲时而让人欢,时而让人甜时而让人苦,时而让人爱时而让人恨……
  
  似乎每个文字都张着嘴巴,在争着诉说。
  
  天坏,地坏,心也不能坏。心坏了,就只能酿造坏文字了。因此肃清就说:“我这个人写文章,只写美文,正统的说法叫散文;我这个人说话,只说好话,从不说别人的坏话,即便别人坏也不说别人坏。”瞧,他已经把自己给领进窄门了。在这样一个窄门里,他睇视着奔腾不息的时光之河里的浪花,思悟着历尽沧桑之后的刹那的明净。文字里的点点滴滴,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汇聚在一起的。在这里,我们绝对看不到心灵的狼藉,也绝对看不到精神的杂乱,只看到,他在一遍又一遍地把生命的律法写在自己的心上,然后,守法,守约,守信,守望。
  
  肃清的涵义显然都是有所依托的,这点儿我不能不说明。肯定他也懂得,物一旦离开了依托就会远离大地,文一旦离开了依托就会远离根器。有了依托,也就有了定力,不会轻易动摇了。定力是好东西,动摇是坏东西,特别是对于一位作家的心灵来说。
  
  有时是轻灵的,有时是沉郁的;有时是调侃的,有时是庄严的;有时是幽默的,有时是深沉的;有时是让人含着笑的,有时是让人流着泪的……这就是肃清的涵义。
  
  散文这种文体,最怕刻意了。就像是在和老朋友拉家常一样,肃清既没有摆出一个作家的姿态,也没有端出一副牧师的面孔,像时下一些流行的幼稚病那样。这样一份随和,才是随和当中见真情;这样一种悠然,才是悠然之中见真知。这样的写作,才是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写作,春风化雨般的写作。
  
  人情世故,人间烟火,人生哲学,都在这里了。这里,显然是一个心灵的栖息地,精神的疗养院。在肃清看来,只有找到了自己的独特的心灵存在方式,才是最最充实最最光辉的。很显然,他是找到了,并在他所相遇了的这样一种存在方式里,安居乐业,扭乾转坤。掌管生命的神,看着这一切,都是好的。

请点击更多的美文欣赏欣赏

上一篇:苦寒岁月两滴泪 下一篇:最美的地方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美文欣赏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