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鸟为邻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8-08-31 10:53 浏览:努力统计中... 美文欣赏

   胡   芳   娜

 
  几年前,家里的糯米生了虫子,在阳台上晾晒时,发现常有麻雀啄食,怯生生地,甚是有趣。从那以后,我便有意在阳台的水泥台上撒下一些米,玻璃杯里装满水,让鸟来吃。
 
  住在城里,能与鸟为邻,我很高兴,几年来,不管酷暑寒冬,一群群的麻雀成了每天必然“光临”我家的朋友了。每到4月上旬,雏鸟来了,由母鸟带着,一只母鸟带着两三只小雏鸟,母鸟啄了食物嘴对嘴地喂,不辞辛苦地履行母亲的职责。小雏鸟扇动着小翅膀,不停地叽叽喳喳,像是在撒娇。母鸟轮流喂,雏鸟互相争抢着,孩童似的,不体谅母亲的辛劳。更有趣的是,有一点异常的声音,它们就纷纷逃离现场,老麻雀一下子就飞到大白杨树上去了,可雏鸟忘了方向,它们往玻璃门反照的“大白杨树”上飞,结果撞得玻璃门咚咚作响。
 
  我爱鸟心切,凡是家里吃剩的面包屑、饼干渣儿,锅底的米饭,都作为“执行餐”。阳台已成小麻雀的“乐园”。夏天,烈日炎炎,它们会躲在石榴树下乘凉,站在石榴树枝头上理理毛,在草丛中追逐打闹,为争夺食物,强者张着翅膀,翘起尾巴,装成一副决斗的架势,弱者则节节后退。冬天,它们踏着积雪,在阳台上寻觅食物,水泥台面的积雪留下它们似竹叶的脚印。水罐中的水结成薄冰,它们用嘴凿冰饮水。冬天的黄昏,一缕昏暗的落日余晖照在阳台上,麻雀依次排列站在电话线上,或光秃秃的树干上,缩着脖,耸着毛,无精打采的样子,它们面对严寒的冬日,似乎感到淡淡的哀愁。
 
  有一次发现一只受伤的鸟,一条腿已经折断,伤残的肢体连皮耷拉着,只能用一条腿艰难地支撑着身体,用爪子紧紧抓住电线,摇摇晃晃好不容易才使身体保持平衡。我为它的生存担忧了,此后,我大约有半个月未见它的踪影,我想,它肯定是死了,心中不免有些怅然。在一个雨雾蒙蒙的天气里,天空一片灰暗,突然,我眼睛一亮,我又看见那只受伤的鸟了,它的羽毛被雨淋得透湿,停在电话线上仔细整理羽毛。更使我吃惊的是,它的伤腿居然“康复”,像一个伤病人拄着拐棍,一颠一颠地跳跃。我庆幸它战胜伤残活下来了。还有一只老麻雀,它伤了翅膀,一个翅膀拖拉到地上,起飞蛮费劲,几经磨炼,伤翅硬朗起来,又能振翅高飞了……
 
  我常感叹,这些小生灵,它们蹦蹦跳跳,叽叽喳喳地生活在大自然中,也会遇到各种困难与麻烦,它们为了生存,顽强地活着,真是令人感动。
 
  也有令我感到“遗憾”的时候。几年来,我精心饲养了几代麻雀,我每每将食物撒在阳台上,离开后,这些家伙一窝蜂地从白杨树上飞下来“狼吞虎咽”,但只要我稍一走近,它们便扑棱着翅膀逃遁了。它们不理我这位“老朋友”,虽然我不会伤害它们,任凭它们自由自在地飞翔,可它们却不理解。再一想,也不奇怪,人与人互相沟通尚且不易,何况人与鸟之间呢!

请点击更多的美文欣赏欣赏

上一篇:爱玉的女子 下一篇:路的伴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美文欣赏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