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的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8-09-14 16:04 浏览:努力统计中... 美文欣赏

   杨   云   霞

 
  晨的序曲由路展开,一直延伸到另一个夜的怀里。
 
  冬天的早晨较其他季节更多些慵懒、迟疑和清冷,总是在行与止之间犹豫不决,它们在交错的十字路口迷茫,与夜无尽缠绵。
 
  城市的霓虹随着时间亦步亦趋,天亮,晨被推到一天的最前缘守望所有希冀。7点20分,麒麟城的街灯准时被涌向四处的车灯接替,晨开始演绎一个叫做白天的故事。
 
  少了人与车的陪伴,城市的路有些孤独、冷寂,喧嚣哑然失声,结了冰。但凡周一到周五,大大小小的莘莘学子持续让这个城市充盈着生机与速度感,快节奏的生活让路承载了太多有辙没辙的梦。
 
  今晨,是个难得的周末,整个城市顺势在假日的休闲和宠爱下享受着、静谧着、酣然着。
 
  周末的路牵手另一群体,他们从工作或是病痛的征兆里解脱出来,早起,告别过分的舒适奢华,选择在健康的路上慢慢行走。
 
  沿着指向寥廓山的路,从城市四方汇拢的车辆顺序停靠在路旁。路开始略显狭长拥挤,也有了些生命的含义在浮现跃动。
 
  通往靖宁宝塔有一条柏油主道,岔开的路遍及整座山,弯弯曲曲延至山顶。
 
  路与山为伴,路因人而鲜活朗健。充满好奇的登高者用脚步造就了这密密麻麻的山路。心在哪里,那里就会衍生出一条路。
 
  春夏秋冬都不过是时间轮番的过客,寥廓山的晨路却从来不寂寞。早上八点后禁止入山的规定,方让他们有些许的宁静。浩大的登山队伍是一道光亮耀眼的景致,季节让路多一份自豪意志。
 
  天还没有彻底揭开帘子,早起的老人们已经在被浓雾弥撒的路上返程,谈笑风生。他们是今晨最早与山相拥的人,葱郁的树赐予他们第一口氧润肺,路在他们脚下引吭。
 
  三五成群的老人接踵而至。手里的两个饮料瓶里是刚灌满的山泉,背上一个帆布包,水壶在背上随收获的步伐欢畅,没有疲惫的喘息和穷困的怨艾。节俭与返璞归真的意愿指引他们上路。他们走在幸福的路上。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生活标识。
 
  一个光着上身的老伯很是扎眼,伟岸、矫健。古稀之年的他在接近零度的天气下快节奏匀速小跑,没有冲锋陷阵的焦灼,没有迟迟暮年的消怠,只管享受自己特立独行的快乐,嘴里哼着老得像他的年纪一样的歌谣。过往行人速度慢了半拍,我羞怯于自己身上厚实的羽绒服,心不由自主冒汗。于他,路不是艰难的旅程尺度,而是心尽情热舞的台子,鬓已染霜,心却在快乐的柴火里燃烧,绵延成温暖的力量,让脚步风雨无阻。
 
  路是没有时间界限的赛场。在路较为宽阔的一个水泥平台上,有流行音乐在枯树的缝隙里流淌。是四个男女在对打羽毛球,他们让那只白色的羽毛球在柔和的旋律里自由娴熟往返。他们来不及看身旁走过的谁谁。没有领奖台,心在高处。
 
  拾级而上,那些松针和白栗树叶覆盖了湿湿的山坡,简易的水泥台阶被不同式样的鞋子无数次擦拭着,有了超越的光泽。路边说不出品种的草是路流行的发髻。有着春天的婀娜,期待在夏用疯狂的葱茏与身边挺拔的树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这是阴阳两世默认的福地。数不清的坟冢在路边林中静立。与山同在,与路为伴。活着的我们在不断攀越,指望与岁月争锋。
 
  山茶开了,路就多了点春的色彩。清洁工正在用钳子细心搜捡垃圾,路经过反复的拾掇洁净得亲切。天亮了,雾大了,路在朦胧的仙境徜徉。
 
  路的拐弯处有一座烈士墓。1995年的春天,我曾在四月里跟随校队到此拜祭过、铭记过。时隔15年,墓在,路宽了,心增一份虔诚敬仰。墓前的菊花一直在暗示一种精神,注解一种永恒。
 
  一直往上,路在脚下,路在前方,路在山间,路在心里。路,直到希望的终点。走到山顶,身心都完全到了净地。再找一条愿意走的路往回走。
 
  朝拜的我们与路相约,没有誓言,却初衷未改。

请点击更多的美文欣赏欣赏

上一篇:与鸟为邻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美文欣赏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