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清明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朱 泽 军 时间:2015-04-04 13:4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情感美文

儿时记忆中的清明,杨柳绽芽,桃花盛开,小草青青。在烟雨弥漫的山野中,在泥泞难行的崎岖小道上,总有三五成群的扫墓人,扶老携幼;或一两个孤影,顶风冒雨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一如唐代大诗人杜牧所写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当然,在这个祭扫的悲酸日子里,也有踏青游玩的欢笑声。
  
  小时候,每年清明节前夕,我都会随父母或年迈的外祖母到乡下老家祭祖,也就是俗称的扫墓。去乡下老家,自己总会感到格外的兴奋,因为在那里可以尽情的玩耍,可以吃到只有过年时才能吃到的鸡鸭鱼肉。对于祭祖扫墓那些烦琐的事情,则多是被长辈逼着勉强去做。那时候,看年轻力壮的舅舅们在外祖母和父母亲表情凝重的指点下,为故去的外祖父和其他祖辈坟头除去杂草,再为坟墓添加泥土,供上祭品,燃香奠酒烧纸钱,在坟墓周围树枝上挂些纸条,虔诚地在坟前磕头,口中念念有词。我不明白,这满山遍野无数土堆堆,这些在风雨中屹立不知多少年的石碑,还有躺在土堆下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祖宗,他们知道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吗?
  
  随着年龄增长,每当清明来临,自己会想到许多,其中夹带着几多悲凉。不知从哪年起,我开始承担舅舅昔日的职责,带着自家孩子和其他晚辈,履行长者的责任。而今,曾带着我去扫墓、我敬重的外祖母也成了我祭扫的先人。扫墓仪式有着严格的程序,先是拔净祖坟四周的杂草,添上新土,接着摆下几杯冷酒熟菜,烧上纸钱,表达对祖先无限敬意。有时还要对墓碑上碑文进行描红。按照习惯,这事通常由德高望重的长辈或先人的直系亲属完成。儿时曾对此十分好奇,又有点向往,当真的轮到自己执笔的这一天,祖坟旁又竖起了数个崭新的墓碑,那新隆起的土堆下躺着的是抚育我成人的祖母、外祖母,曾经给过我无限关爱的大伯父、岳母。由此,坟碑上鲜红的碑文我无论怎样细致描写,总觉得鲜红的颜料无法穿透那厚重的石碑,表达不尽对他们的思念。
  
  风飘飘,雨潇潇。清明节一年一度,然而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中,我经常会梦见逝去的亲人,想象着来年在坟墓上再为他们添些新土。我想,许多人一定与我一样,在清明节这个祭扫祖先的民族传统纪念日里,总会生发出无限的感慨,感慨世事无常,人生苦短;总会引发不断的回忆回忆故人,回忆往昔,他们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无论故人离我们有多远,时间有多久,我们对他们的思念只会越来越深,因为他们在我们心中永远占据着重要位置。

请点击更多的情感美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情感美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