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8-08-19 19:12 浏览:努力统计中... 情感美文

   ■ 朱  云

  
  在九月这样的一个日子里,总会让我对以往的记忆充满着怀念之情。想念着在遥远的年代,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让我后悔,却又让我在刺痛中成长。或许,人就是这个样子,没有这样蜇入心底的痛,就永远都无法成长。我也同样如此,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我怀念着,感悟着,却又痛哭着。可一切终究无法再回到从前,我也只能,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对过往的一切,感到深深的惋惜。
  
  那时,生活在小镇上的我,每到傍晚时分,便会带着我的提琴来到她家。她是我的音乐老师,在一次偶然的校园演出时,她发现了我。并且,一步步的指引我往这个方向走。母亲知道后,四处托人去外地给我买了一把小提琴,从那以后,我便和她结下了不解之缘,甚至于,有的时候,她比母亲更为关心我。每每家中做了什么好吃的,她总要亲自来到教室,叫我去她家吃上一口。
  
  每一个春夏秋冬,总能在小镇的山脚下,看到我们的身影。老师总会坐在不远处,静静的听着,稍有不对,她就会示意我停下,一遍遍的演示,一遍遍的讲解,直到我完全弄懂为止。老师的要求是苛刻的,让年少的我,莫名的有着某种烦躁的冲动。有时,甚至想不顾一切的将琴砸烂,永远都不再拿起。每到这个时候,老师就会严厉的批评我,她说,时光不等人,当你明白这些道理的时候,或许一切都晚了。
  
  日子就这样流水般的过着,我的琴艺也是一天天的娴熟起来。老师看我的神情也开始有着变化,她说:“你是老师这一辈子的心血,我没有做到的,你一定要帮我做到。”这话在当时,我并没能听到心里,相反以为,她是想凭借我,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因为,每当我拿回一张张奖状时,老师比我还要高兴。同时,其他老师的称赞,也让她挣回了足够的面子。
  
  一次次的比赛,一次次的演出,让我烦不胜烦。终于有天,当老师通知我去参加一场演出时,我居然顶撞了她。那一刻,老师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她喘着气说:“或许你说的对,我不该这样逼你,你现在长大了,有些事情,该是自己做决定的时候了。”说完,她便离开了教室。空荡荡的琴房里,只有我一人,我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只是觉得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就没有必要去说明什么了。
  
  母亲知道后叹了口气,而后便说:“她这样也是为了你好,咱可不要做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可我却拒理力争,说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能够评上先进,能够获得优秀教师的称号。母亲听后没再说什么,临走的时候,她说:“咱们的调动办下来了,就这几个月的时间了,我们全家将离开这里。你的事情,自己看着办吧。”
  
  从那以后,我拒绝参加各种演出,对她我也多半采取回避的态度。久而久之,老师越来越沉默了,却又无力改变些什么。离开小镇的前一天,老师将我从教室里叫出来,递给我了一件东西,是一本包装精美的笔记本,里面有她抄写的讲义。她说:“这东西,对于我来说已没多大用处,但对你却非常的重要,好好的学,不要轻易的放弃。”那年的秋天,我离开了小镇,从那以后,我便没和她联系。那本讲义我也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了。
  
  一年后,当我再度回到小镇上时,听以前的同学说,老师去世了,得了癌症,早在一年前,就已查出了病情。可她却为了不影响教我学琴,一直都拒绝去大医院进行治疗。小镇的九月,依然柳绿花红,可我却在那一刻,感觉心底里透着冰冷的凉意。我想,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天,一个得了重病的老师,对自己的学生所说的每一句话,也让我于每一年的秋天,永远的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愧疚。

请点击更多的情感美文欣赏

上一篇:在乡村读夜 下一篇:儿时的脚踏车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情感美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