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回家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8-08-23 08:49 浏览:努力统计中... 情感美文

   翔子文

 
  回家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特别是春节回家。
 
  那一年,闻平平和3个同学坐上回家的火车,在拥挤不堪的车厢里苦熬两天后,又干等两天才坐上转乘的班车。天刚亮,汽车驶离车站,心就飞到了家。这是最后的路程,晚上就能到达日思夜盼的家了,闻平平心里暖暖的。城边路旁站着一大群人,班车靠边停下,驾驶员一阵吆喝,大包行李被码上车顶,小包行李随人群挤进了车厢,过道和发动机引擎盖被占满,骚动打破了平静,气氛紧张起来。不用说,这是驾驶员揽的私活,一张张钞票装进了他的腰包,人们早已见怪不怪,顶多发几句牢骚而已。
 
  这是一辆老掉牙的加班车,发动机燥声大得很,爬坡就像老牛拉慢车。木质的座椅,门窗到处是缝隙,寒风不停地吹进来,身上冷,屁股疼。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及坐车的难受,有人开玩笑,说坐着这样冰冷生硬的座位,屁股会生冻疮。
 
  天空又飘起了大雪,笑话解决不了问题,车厢里又发出叹气声。快到中午,汽车爬上一座山头,驾驶员停车看了看路面说,道路看不清,不能再走了,要原路返回。有人发出不满的声音,驾驶员不容质疑地说:“大雪封山,为了大家的安全,只能往回走,现在再不走,回都回不去,大家就在这里当山寨王!”
 
  闻平平有些印象,距这里约30来公里有个叫白杨坳的地方有个道班,道班有个远亲叔叔在那里当工人。闻平平与同学建议走路回家,晚上可落脚道班,明天有车坐车,没车再走半天的路就可到家。“李老”下过好几年乡,是什么苦都吃过的老知青,听到闻平平的建议毫不犹豫地说:“要得,这点雪算什么,车走不了人走得了,就走路回去!”
 
  四个同学无视人们的劝告当即下车,义无反顾朝茫茫雪原走去。家在召唤,没有谁能阻挡,大家兴致勃勃,踏雪而行。傍晚,又累又饿,终于走到白杨坳道班。道班一片寂静,栅栏门由“铁将军”把守,院落铺着厚厚的白雪,没有踩踏痕迹,没有人,无奈之中只好翻门进去。所有的房间门窗紧闭,只有一间杂屋开着门,只能在这里过夜了。那个夜晚好漫长,没有电灯,没有火,没有吃的,大家静坐在黑暗中,默默地忍受与等待。次日早晨,道班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工人一定是回家过年去了。大家早已饥肠辘辘,连翻门出去的力气都没有。闻平平从人造革挎包里抓出上海产的大白兔奶糖,每人一把,大家都不要,因为珍贵的奶糖是带回家的。闻平平急了,赶忙说:“人是铁饭是钢,吃了有力气回家。”大家才勉强接受。
 
  吃过奶糖,出了道班,又踏上回家之路。为了鼓舞士气,“李老”高呼:“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公路上发出高吭的歌声:“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万籁俱寂的山谷顿时有了生机,不时惊出只只飞鸟,树枝上的片片雪花跌落……
 
  天色渐晚,被大雪包裹着的县城终于出现在眼前,当日计划半天的路程,最终走了一天。石头打瓦渣,各人回各家,带着饥饿、寒冷、疲劳和一身的污泥,大家在街头分手。在熟习又亲切的街道上,闻平平远远看见了自家的房子,父亲用竹杆支起的收音机天线像一盘蜘蛛网伸展在窗户外,家里的“红灯”牌半导体正播放出若隐若现的音乐。屋檐下,昏暗的灯光中一群人推着石磨,发出“咕咕”的声响,白色的吊浆面慢慢溢出,香甜的汤圆似乎飞到嘴边。连日来空腹长途跋涉,造成体力的严重透支,闻平平的双腿已不听使唤。大家的目光转了过来,“平平回来了,平平回来了!”母亲在呼唤。面对亲人,巨大的幸福感立即涌上心头,闻平平不能自己,心头一热,一阵晕眩涌来,倒在雪地上……

请点击更多的情感美文欣赏

上一篇:儿时的脚踏车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情感美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