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近作:只要到那古镇上【精美散文】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半坡 时间:2018-09-26 22:24 浏览:努力统计中... 情感美文

 只要到那古镇上【精美散文】

许是受那近来写古镇文章的影响,我是一回到家乡小镇,脑子里就像扯棉抖絮一样,许多记忆就袭绕那心头。许多被岁月扯断,让时间割裂的记忆。就如不能再相连的云朵,一片一片出现在我记忆的天空之上了。

        粮食市场上,那些穿了对襟棉袄,老裆子棉裤,笼了有些旧有些黄的毛巾,来卖粮的农民们。熙来攘往,走进又走出。很多人在哪里争高论低的讨价还价,空旷的场地,常常像被声浪抬起来了一样,闹烘烘的净是人声。乡上呢,专门安排了负责市场的斗行。免得那些买粮卖粮的,因为升子抹得高了低了吵吵嚷嚷的。

有那么多人提着包,扛着粮袋,排出一行。负责市场盘粮的蔫红豆老汉,吼着围过来的人,不让争也不让抢。一个被他唤过来的人,正像斗中倒着米。那老汉看着进斗的米,说声好了。再出脚于那斗帮上“咚”地踢一脚。粮就下去了一些。随着一声“装。”卖家的米就倒进了买家的空口袋里去了。

猪市在大牲口市场一旁。买牛买驴的,都是各庄来的生产队长。买卖就发生在队与队之间,牛驴的户口,也不过是前山迁至后庄。这边的盖块布,两只手在那布里捏码商量。那边的就搭成协议,开始掰牲口嘴看牙口了,看牙是在判断牛驴年大令小的。尔后,再牵着牲口转上几圈,看是不是留有残疾和病伤的。

相比大牲口市场,猪禽市场要清静一些,也冷清一些。根本没卖那牲口市场的牛叫马嘶,人声鼎沸的热闹感觉。猪儿子就摆在地上,一个个绑了前蹄儿,展抿抿的。卖猪的则坐在一旁。一整天,风吹人踢踏的,带起来的尘土,让久待市场的卖猪人,灰圪囔囔的。没生意的人急,不在意生意的驴,却不受半点儿影响。那些拉了猪儿子的驴,被栓在了一边的车杆上。噌噌地一口接一口吃着主人带给它们的食粮,肚子里却有咕噜咕噜的响。一把干草或一堆苜蓿,够它们吃上半天。

        卖熟食的灰渣峁子人,人头攒动,熙来攘往。这个刚走出来,那个就可劲地向里夯。青烟弥漫,柴火味又很呛。那些从家里带出来的玉米杆,麻柴捆儿,散落在锅锅灶的两旁。卖的东西,样样是很多的。但爱吃热糕角儿的,猪头肉儿的居多。娃娃家手里捏了个糕角儿,咬上一口,就流糖,嘴角手指上都是。吃过二两猪头肉,一个干饼子的人。嘴一扒啦,起身开钱。然后,带着满足,打着饱嗝儿,离开了场场。

镇上马老五的油旋儿,是出了名的好的。栓成子就好吃这一口,次次赶集,必来此处。油旋儿自中间刨开,塞进去些蒜调猪头肉,谓之曰“狮子大张口。”栓成子买了一个欲吃,那油旋儿却不是掉皮皮儿,就是向外掉肉渣渣的。一只手提了布袋的栓成子,只好拣一个没人的地方蹲下身子,双手拘了油旋儿,头埋下去,遮了半个脸的吃起来。那吃相是够贪婪,够香甜的。

我是走一处,想一处,想一处,就找一处的过街的。我想找回当年时光,想寻回曾经有的印象,更想找回当年那个旧街样样。但一切都大变了。先前那些印象中的地方,是再也找不到了。

我只能一些记忆,走在回家的路上了。那些连不起来的故事。像断节断章的书,成为了我记忆里,没法复制还原的忧伤。

 

请点击更多的情感美文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情感美文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