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飘落新加坡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冯 晓 晴 时间:2015-01-23 20:37 浏览:努力统计中... 青年文摘

狮城无冬,竟有“雪花”飘落,至花柏山平顶台,便见白雪之灵越过情人廊木架虬绕垂延的藤蔓轻悠悠飘落,栖落在我们的发肩、裙衫以及那辆载我们上山的黑色越野车上。圣诞将至,这是热带岛国呓冬吟雪而营造的浪漫。
  
  花园岛国,四季如春,这是世人艳羡的绿色国度。那种绿是醉心的。蓬蓬勃勃,遮天蔽日,终年的炎热也便在这密密匝匝的绿色掩映下变得和润与清凉。插根筷子也能发芽。造物主眷顾这个岛国,鸟儿衔来颗粒植入树腰缝隙也能长出郁郁葱葱的另一番景象来。然而,比之雪天国度里,一株返青的草棵,一丛孤寂的疏条足以让人心灵织成绿色的围篱,让人温暖幸福感念流涕来说,岛国的绿似乎因过多而平淡了。
  
  飞机上认识的美丽老乡,第二次来新加坡了。不知她来新加坡为何?就为看一眼这岛国的绿么?也许。
  
  其实,这绿也不全然是老天赐予的。多年前,这儿温热多雨,水土流失,绿化难以成形,首任总理李光耀先生远度澳州考察,请来园艺及土质专家研究实验,小小的岛国才有了第一片醉心的绿。每年植树节,部长、议员与民众们一起植树,建国后的十年,荒芜的岛国一跃成为一个天然的植物园。
  
  漫步在乌节路香格里拉酒店门前的林荫道上,看不到一粒沙尘与一丝碎屑,空气中弥漫着丝丝香甜,让你不由得张开心肺大口大口地吮吸。幽静的林荫道上走来一位老先生,散完步或买完菜回来,开了钢柱镂花栅栏欲进去。那里有一条通往精致别墅的小道,两边藤蔓抚弄,映衬出那院落的闲适与洁静,我想象出那别墅人家所拥有的那份贵族气息,似眼前欲进门去的老人温文尔雅,书香礼彬。老人见我伫立,便回过身笑问:“哪里人?”“中国。”“北方吗?”“对,江苏。”“那儿下雪了吧?”他慈祥温和的面容露出孩童般的惊喜,神眸的天空似乎已有雪花飘落。
  
  在新加坡,问雪的真不止老先生一位。去牛车水,圣淘沙,新加坡河观景散步,所遇之人总有问及“中国北方下雪了吧?”语气与表情如同一辙,欣喜、激动、急切与向往。于是,想家,想念家乡的四季分明,枯荣凋盛循环往复的有序轮回,自然且有规律。而岛国无冬,四季如飞驰的车轮,无终点的转辘无止息的前行,人们便感到惶恐烦躁、窒息与慵懒。陪我上花柏山,工作在岛国的浙江姑娘小董喃喃地在我耳边絮语:“在新加坡没有归属感,一只箱子,两套夏装便是全部家当。衣服穿了洗,洗了穿,皱巴巴的。商店里限于岛国仅有一个季节,服装也只是那几种式样,不如家乡四季里琳琅。很想冬日里裹一身温暖的羽绒,遣蜷在老家柔软的沙发内,看着窗外雪花飘落,那感觉多好。”姑娘明亮的双眸透着丝丝乡愁。看着漂亮的她,我的心有点酸。
  
  想家,那些时日,在新加坡,我还真的想。想家乡春绿夏艳秋红冬洁四季分明。想家乡生灵腾跃鱼脊诗歌四季昭禾。家乡如歌,舒缓激昂快慢有节;如月,阴晴圆缺幻变自然。冬日,是我们靠着火炉休养生息的好时节,如一篇文章里说的那样:冬天是蛰伏,是农忙犒赏,是看着蓝色火苗在灶台里舔着铁锅,对一年辛劳收成的享受,是盘算着心思走亲戚处对象的日子……而新加坡无冬,一年四季只有喧腾与满眼接天的绿野。
  
  得不到的,却是最深爱着的。于是,理解了美女老乡怎会一而再再而三锲而不舍地越境岛国,她是冲着无冬如春的季节去的。也明白了身居适意纬度的新加坡人是何等的爱冬恋冬。生命代谢井然,需要张弛有度。四季绿野的喧腾,让他们的感观与心灵需在冬日清冽的雪景中栖息。于是,不难理解,岛国绿野如春的上空为何也有雪花飘落。

请点击更多的青年文摘欣赏

上一篇:渐去渐远的手写贺卡 下一篇:书香女子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青年文摘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