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动的迷宫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吴 开 清 时间:2015-03-05 11:12 浏览:努力统计中... 青年文摘

小学时,我的作业请同学代交,结果作业中一条题的答案被做了修改,导致我没有得到100分。为此,我一直耿耿于怀。直到去年与这位同学谈起,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以为我那条题做错,才特地为我改过来。现在想来有一些感动。
  
  高中刚毕业,村里劳力紧张,把我们这些初高中毕业生集中起来,派到海边去割大刀草。下午出发,粮食、铺盖、工具等辎重装在一辆手扶拖拉机上,由四五个大人押着先行一步,我们在后面跟着步行。我们沿着大路向东,一路上边走边唱,由于都是第一次出门,心中兴奋莫名。太阳高高地照着,我们则蹦蹦跳跳地前行。还没有走到裕华东边新海堤的时候,天色就渐渐地暗了下来。待到了新海堤,是朝南还是往北走,谁也不知道。我是高中生,在学校是学生干部,大家都看着我,等我做决定。但我却像考试遇到了难题,茫然不知所措。外面北风呼呼地吹着,凉气逼人。我们背着风,向南而立。我决定南行,带领大家走动起来,身上渐渐暖和,暮色中的滩涂景色在我们的眼中也美丽了起来。一望无际的大草荡,金黄,随风飘动,美如法国女人的卷发。草间,不时会有“嗖”的一声,小的是老鼠,大的是野猪或野兔。天上灰蒙蒙的,与极远处的海水相接,浑然一体。空中有各色禽鸟在飞,不停地发出呱呱的叫声。认识的有白鹭、喜鹊和老鹰。那老鹰围着我们盘旋,有时候还飞快地俯冲下来,像是要袭击我们某个人的头。但总是没有,像在逗我们似的。野猪、野兔,野鹿、野獐,追随在我们后头,簇拥着我们向前。这情景应该是恐怖的。但是我们似乎没有感觉到,因为我们也都是一群“野孩子”。这样,也不知走了多久,那时候没有钟表、更没有手机。在我们饿得前心贴到后背的时候,终于在茫茫的草荡中远远地看到点点灯光。灯光就是希望,我们立刻奔驰而去。幸运得很,我们走对了路,那个亮着灯光的草棚就应该是我们当时的归属地。
  
  当瘫坐在棚内茅草地铺上的时候,我们的怨气同时暴发出来。我们抱怨那些欺骗我们的大人。今天想来,在那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草荡中,却有一锅热腾腾的粥,一地干爽爽、暖融融的茅草地铺。那热腾腾的粥、暖融融的草,蕴藏着的温暖,怎能不让人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
  
  大丰港建设初期,市里动员全市机关干部为码头引堤植草皮护坡。行动那天,单位两辆小车全部出动,另外还叫了一辆大卡车。我和另外两名同事率先上了大卡车,三辆车一起向麋鹿自然保护区北面的草皮地驶去。当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后面跟着的两辆小车不知怎么没来。那草皮,约40公分宽,60公分长,20公分厚,湿漉漉的,一块有50斤多斤重。没有工具,只能用双手依托着臂膀把草皮从地上抱起来,贴着胸口,慢慢地举过头顶放到车箱里。车箱长三丈,高五尺。如果一开始就叫我们装满这一车草皮,当时定会打退堂鼓。眼怕手不怕,我们楞是仅靠三双手,其中还有一个城市出身的女同志,用了近半天的时间完成了草皮的装车任务。午饭也没有吃,因为水和干粮都在小车上。我们浑身是泥,满手是草根的刺伤和血,筋疲力尽,挤在卡车的驾驶室里往大丰港赶。到大丰港的时候,终于见到了两小车上的10几个同事。胜利会师后,人多力量大,大家很快就卸下了草皮,植到了引堤上。大家齐心协力的感觉,再次让我心中感动。
  
  十几年过去,当我再次来到大丰港的时候,总感到特别的亲切,为大丰港骄傲,希望大丰港更好的心情格外强烈!是因为她的引堤上曾经留下过我的汗水和鲜血吗?不是,是我找到了感动莫名的源头。因为,我们的世界充满着感动。我知道,感动如迷宫一样神奇。稍不留意,就会触动心弦。

请点击更多的青年文摘欣赏

上一篇:巾帼不让须眉 下一篇:三轮车夫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青年文摘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