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湿的流行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洪 玲 时间:2015-04-07 12:35 浏览:努力统计中... 青年文摘

流行的事物总是潮湿的,所谓的潮流,就像一阵突来的浪涛,它引起人们尖叫,追逐浪潮卷入水中,像得了热症一样兴奋,不久浪潮走了,你空立在海边怅望不已,这时另一浪头又来了。
  
  比如时尚,当换季新品刚上时,你好像肾上腺素激增,看每样东西都是亮眼的,他们非常潮湿,像海上花般灿烂,引起潮男潮女的追逐,时尚的寿命最短,顶多一年半年就更迭,那些能留下来的,在当时很潮湿,经过一百两百年就有了干燥之美。
  
  我手边有一幅王羲之《兰亭集序》的跖本,是朋友从西安碑林中跖来的,经过一千年以上,它已非常干燥,没有如潮的评议和追逐,字体蜿蜒如曲水流觞,像空中之书,它在其时就是潮骚之作,能成为经典的东西,有些在当时就造成时尚,而且是顶尖之物,但只有千万分之一的时尚会留下来,成为干燥之品。
  
  书架上另有一唐朝长沙窑鸟形陶笛,造型可爱生动,作仰天长啸状,胖胖的身躯如同肥母鸡,长沙窑是最早的彩绘瓷,色在青黄之间,釉水已干到剩薄薄一层,翅膀的部分已脱釉,胎土干到如枯骨,经过千年,制笛人的巧思仍在,它的造型也是极现代,它曾经是某个古人的最爱吧!但现在一切变得干燥,它才拥有自己的永恒。
  
  我的时尚品最潮骚的应该是村上隆的花帽人小箱子和樱桃皮夹,我不算LV迷,应该是Marc加村上隆组合迷,同样出自同一神奇组合,花帽人会留下来,樱桃包会被淘汰。主要樱桃是潮湿的图腾,花帽人则是较干燥的,当然它更难画,如何把几十种颜色上到皮件上呢?这里面有不宣之秘。我收过的一流之品,干燥之物,通常都含有连作者也难以言说,难以再造的不宣之秘。就如同王羲之在酒后写下的《兰亭集序》,鬼斧神工,怪的是字体大小不一,每个字都有酒神的记号,墨渍未干,字体已散发出干燥之美,虽然人们认为它是潮湿的。连王羲之本人都难说出这幅字的书道,也难以再造同样的妙境,所谓道,不可说。
  
  这世界上最潮湿的动物是人,人在幼小年轻时是一汪子水,也一汪子欲望,但人随着年纪渐渐干燥,有些人成为枯骨,有些人化为永恒。
  
  这世界上最潮湿的植物是花,花聚集较多的水份,显得更娇美诱人,但它的寿命只有几天,较干燥的树干则可活几十、几百年。
  
  这世界上最潮湿的景物是热带雨林,它滋养野兽,也滋养屠杀;最干燥的沙漠地带,反而充满活力,温度与天色的变化,一阵沙暴掩埋一座城市,也造成一座新城市。
  
  我爱潮湿之美,更爱干燥之美,班雅明说:“收藏是对物品的拯救,也是对人的拯救的补充。”他自己是收藏家,也是无可救药的恋物癖者,他喜欢旧版书与邮票等细小之物,更把收藏的热情比喻为革命的热情,他同时也是马克思主义信徒,我认为伟大的收藏之神都有美学作依据,那打动班雅明的无非是干燥之美,旧版书与邮票一样,都是要经过一再曝晒才会干燥清洁,至于潮男潮女,就让他们追求潮湿吧!

请点击更多的青年文摘欣赏

上一篇:心中的月亮 下一篇:请坐在前排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青年文摘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