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话新说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杨海涛 时间:2019-01-20 15:21 浏览:努力统计中... 散文随笔

       我记得罗曼罗兰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你的理想和热情,正是你远行的灵魂所需要的舵和帆”。起初我不能理解这句空洞而又杂砝的箴言。直到我看到两侧后退的树木和气喘吁吁的同行人时,我明白了,指引我的是诗和远方,激励我的是理想和未来,支撑我的是热情和倔强。

      只是年近三十,侧目回首来时的路,陡然觉得自己变得越发的务实,却又越发的动容。只能拙借梁启超的词来抒怀:”千金剑,万言策,两蹉跎。醉中呵壁自语,醒后一滂沱。不恨年华去也,只恐少年心事,强半为销磨。“我低徊良久,我是怎么了?曾经的酒入豪肠,七分月光,三分剑气呢?怎么就放开了过往的衣袖了?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平实中夹杂了高蹈,浮嚣中凸显了宁静,粗犷中安奈了明丽。然而这看似对立的生活,恰恰赋予了生活以灵动,让每一个琐屑的时光都充满了精彩。
       我抛开了思绪,努力的去畅想,在空如白纸的过往中随意地勾勒:素衣着身,桃夭灼华;青丝垂肩,抚瑟韵农。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静坐,长摆席地;探步,蜻蜓点水。一颦一笑,扣人心弦。
       我躲在帘后,颤颤巍巍,生怕碰出了惊响,惊扰了伊人。小心拙笔却又怕点错了眉,描粗了鬓,毁了这梦中的《簪花仕女图》。
       睁开了紧闭的眼,舒展了扬起的嘴角。想起汪曾祺先生在《草木春秋》中写到的,最寻常的茶话就是那杯最浓酽的碧螺春,它虽苦涩,但经历多年,仍能弥留于心。所以“碧螺春就该用大碗喝,茶极细,器极粗。”
庄生一梦,回思极恐。借汪曾祺老先生在《寻常茶话》中的原话:“这茶太酽了“。
                                                                                                                                     杨海涛
                                                                                                                              2018年11月12日

请点击更多的散文随笔欣赏

上一篇:雨中畅享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散文随笔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