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板凳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程瑞嘉 时间:2014-02-16 19:0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生活感悟

他是一个6O多岁的老汉,像他这把年纪的,在乡下,早已是儿孙绕膝,安享晚年了;在城里,也早到了退休的年龄,坐在家里吃着国家的退休金了。但他没有。他靠打短工度日。他也想在这一排新兴的热闹店面房里找个事做,但走了好几家都被人拒绝了。如今许多年轻的大学生都难找到工作,更何况他一个6O多岁的孤老汉呢?他想沿着这一排店面再往前走走,问问,碰碰运气。因为他的肚子又“咕咕”地响了起来,在向他提意见呢。

  前面是一家饭店,他想走进去问问。刚走到门口,突然,一只板凳从饭店里飞了出来,砸在他的脑门子上,把他一下砸晕了过去。他的身体一下倚靠在门框上,迅速地往下滑。里面甩板凳的男人也惊呆了,嘴圆成一个“O”字,眼睛惊恐地睁得老大,看着不断下滑的老汉,不知如何是好。女人早已哭出了声,一声一口“败家子”地叫着,喊着。短暂的空白后,男人的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以比刚才那只飞来的板凳还快的速度,奔到门口,扶起那个快要滑到地上的软软的老汉。

  过了一会儿,老汉终于苏醒过来了,男人和女人都松了一口气。女人端来一碗水给他喝,他喝了水,眼睛却盯着桌子上的一碗饭,你还没吃饭吧?男人又将饭碗端到他的面前,他不客气地吃了下去。夫妇俩感激地看着他,心里想着:谢天谢地,没事就好。男人和女人仍是不放心,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他,要紧不?要不要去医院?他却说,我命大,你们运气也好,我没什么事的。只是不明白,干吗人还未开口,就无缘无故地遭遇这一板凳呢?他这一问,又提起了男人和女人刚才因板凳事件而中断了的故事。男人说,都怪这只瘟婢不好,吵得人不得安生。女的不甘示弱,也不依不饶地说,你不赌,我吵过没有?我起早摸黑辛辛苦苦做两个钱,却让你扔在赌博场上了,这个家还要过日子不过?买菜要钱,小孩读书要钱,付房租要钱……好了,好了,你就知道钱,钱!钱!钱!

  原来,这是一对夫妻,家住农村,因小孩学习好,考取了县里的重点中学,夫妻俩谋划着进城租房子做点生意,一则谋生,二则好照顾孩子,让他多点时间看书,有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以后考个理想的学校。省得像他们,一辈子和泥土打交道。他们家世代都是农民,没做过生意。开始,不知做什么生意好,经过再三权衡,选择了开饭店。开饭店成本不大,女人心灵手巧会做菜,男人招揽生意打下手。没想到男人一到城里,好的没学到,竟染上了赌博的毛病,输了钱还怪女人晦气,一点不顾家。女人终于忍无可忍,赌气说饭店不开了。男人蛮横不讲理,说当初是你要开饭店的,现在又不开了,说不开了好,于是就抓起板凳往外扔,没想到一板凳砸在路过的老人身上。

  他好像忘记了刚才被板凳击中的疼痛,有水有饭填饱了肚子,情绪也好了起来。为了表明没有吃白食,他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当起了和事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指着高高大大的男人说,“她再是怎样手脚勤快的一个女人,也禁不起赌博折腾的,迟早这个家会被你赌掉的。”女人见老人向着自己,立时来了劲。说,“不是我一个人说你,老人家也是这样说,你要是再赌,还是趁早散了好,反正迟早总是要散的。”女人终是软弱的,说的是赌气话,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男人心虚,嘴上却不饶人,说,赌博总是有输有赢的。老人笑笑,不说话,却站起身去掩了店门,将看热闹的挡在了门外。回转身来对女人说,有老k牌吗?拿来,我给他上一课。女人说,有,抽屉里都装满了。老人说,拿一副来,我和他赌一把。赌?我不拿,女人说。男人却很乐意地跑过去拿了老k牌来。老人边洗牌边说,我不是真的和你赌,只是做个游戏给你醒醒脑,看懂了,收我在店里做个伙计,看不懂我走人,怎么样?男的说,行,看你一个老人还能玩出个什么名堂花色来。

  老人玩的是牌九,也就是男人经常玩的赌博游戏。他将牌洗好了放在桌子上对男人说,随你怎么洗牌端牌,我做庄家,动手吧。他做了个请的动作,很潇洒。男人像平时那样随意地端了两把,然后让庄家抓牌。牌刚抓好,他就对男人说,这把牌我吃你,翻了牌一看,真的,男人六点,庄家九点。再来,他说,这把牌你要吃我,翻牌一看,男人两点,庄家却是皮十。又来,无不是都应验了老人的话。男人正在不解的时候,老人却拿了牌丢进了店堂边上的一只垃圾桶里。男人兴奋地说,你有这一手绝活,干吗不赌博,还要到我的店里来打工呢?要知道这可是真正的来钱手艺啊!男人有些摩拳擦掌的:这样好了,我现在就去叫几个人来,你给我推庄,好不好?老人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男人摸不着头脑。笑够了,老人说,照你这么说,我是个痴鬼了。男人呆呆地望着老人。实话告诉你吧,他说,在我手上经过的钱,你挑都挑不动呢。可结果呢,我不但输光了所有的钱,而且还输掉了老婆和孩子,我输掉了一切,输得到你门上来找事情做,想混口饭吃,反被你无缘无故地砸了一板凳。男人好像受到了震动,若有所思地站在那里。还是女人反应快,马上抓过那条来给老人坐,并转身对男人说,我作主,从今后老人就在店里做事。老人看男人还有些犹豫,就说,好歹有碗饭吃就行,工钱不工钱不管事。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男人说,也好,工钱别处是多少,我这里也算多少给你。再说,你是一面镜子呢。有你在这里,她放心,还可以现身说法地替我挡了昔日的那帮赌友,有时,我也是身不由己,如今,做点生意也不容易。

  老人虽说有6O多岁了,却很讲究仪表,人也勤快,择菜,洗菜,端菜,样样都合主人的意。一段时间做下来,熟了,男人才知道老人就是远近大名鼎鼎的赌博鬼丁志银。稍微上一点岁数的人都晓得,当年他是何等的威风。关于他的传说也很多,丁志银的周围聚集了一帮人,整天东躲西藏的,几乎跑遍了县城周边的每一个山庄村头,他们什么事也不做,却专做一样事———赌博。丁志银的家在城郊的一个村庄,用赌博赢的钱做了一幢四层楼的漂亮房子。老婆也是远近闻名的美女,替他生了两个同样漂亮的千金,叫人羡慕得不得了。后来,他又带着人到外地去赌,但几乎是一夜间,输掉了几百万,他成了个欠债一百多万元的债主。他后来发现对方是用作假的手段骗走了他的钱,可是已经迟了。于是双方纠集了人在一间房子里,打得板凳桌子满天飞,最后还动了刀子,打得双方伤的伤,残的残,两败俱伤。老婆一气之下带着女儿和他离了婚另嫁了他人,房子也抵押给了别人。起初他还靠着先前的一点赌博名气,和几个混混整日地在社会上混。过着饱一餐饿一顿的日子。后来有一天,他终于醒悟了过来,从此远离了赌博。在城区租了间房子,靠打短工度日,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

  有几个混混找上门来,在这对夫妻的店里喝酒,喝得醉熏熏的,不但不付钱,还说要男人跟他们赌一把,赢了抵饭钱。其中,有一个小混混故意将手上的老k牌理得“哗啦哗啦”响,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男人无奈,只得对他们说,我已经金盆洗手了,你们要是非要逼我,那就请人跟你们赌一把。男人说着,就朝里面端菜的老人喊,丁志银,你过来陪他们一下。好的,马上就到。那几个混混一听丁志银的名字,马上问男人可是有名的赌博鬼,男人笑笑说,正是他,今天让你们见识一下。其中的一个混混马上将饭钱扔在男人的面前,对另外的几个人说,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走,真的是触霉头,碰到鬼了。

  等老人端了菜出来,再看时,混混们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老人望着混混们离去的方向,像个孩子似的端起一条板凳在手上舞动了几下,然后放下,对着男人和女人哈哈大笑起来。

请点击更多的生活感悟欣赏

上一篇:盘子定律 下一篇:一道茶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生活感悟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