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外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陈 德 兰 时间:2015-02-09 22:58 浏览:努力统计中... 生活感悟

报纸、网络,就连QQ农场里的游戏空间都在关心着留守儿童,尤其是在这万家团圆的日子里,更是突出。好多时候,我也人云亦云地跟在后面唱着高调。
  
  昨天,问一位山区的在我处打工的年轻人:“过节了,回家吗?”他头也不抬地回答说:“不回。来去请假要扣奖金的,前几年我春节都没回呢!”我又问:“这过节了,你不想孩子,不想老人吗?还是回家看看吧!一人在外心也揪得慌。”
  
  听我说完这话,他抬起头看了看我,低下头叹了口气说:“怎能不想呢,可每一次回去,要花好多路费,还要扣奖金。最主要是收拾东西准备再出来时,我的两个小孩就开始成夜成夜地不睡觉,死死看着我。我只能想方设法地偷着出来,如果被发现了,两个小孩能一直追在屁股后面哭,这时我只能让我娘把两个孩子往家拉,我娘也是边拉边掉泪。我硬着头就是不敢回头看,怕看到他们满眼的泪,满眼的哀求;怕自己忍不住眼泪掉下来,被我娘看到了,心更酸;怕那出来打工的决心又消失殆尽;怕看到我娘佝偻的腰身,花白的头发还要替我带小孩。”听完这话,我一时无法应对,愣在那,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回答。
  
  这样揪心的场面,在我的乡村,又何尝没有呢?人们在小孩得不到相应的关心和教育,成为问题少年后,纷纷指责:这些家长,只顾了在外赚钱,而忽略了孩子的感受,没能真正地把一个家长的责任尽起来。我们似乎是忘记了问,为何我们这边的人要跑到外地去打工,而外地人又跑到我们这边来找工作?这种怪现象到底是何种原因引起的呢?
  
  我又问:“你怎么不在家里找一份工作呢?这样既可守着孩子,又能陪着老人,自己的生活相对而言也会安逸些,这不是很好吗?”
  
  他见我一脸诚恳地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在我们村里,人们是看不起穷人的。我刚结婚的那会儿,家里兄弟姐妹多,分家时,手上才十几块钱,十几斤大米,这平时生个小毛小病,走个亲戚啥的都要花钱,可手上没钱,找人借,别人看不起,就想到了出去打工赚钱。在家里找工作,做这些活,在别人眼里不体面,他们还是看不起。我出来了,干再苦再累的活,他们看不见不知道。他们只看到我们几年后回家盖起了大楼房,买起了冰箱、电视机。一个个再看我们时,脸上全是羡慕的笑。”
  
  他的这些话,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发小,生得矮小,只有一米五几,父亲早逝,有一个残疾哥哥,母亲又是当地出了名的野蛮,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找一个差不多的女的结婚,还真就很难。眼看着快到而立之年,月下老人的那根红线迟迟不能帮着牵上。
  
  在邻居们的白眼中,我的这个发小,越发显得自卑。后来,他独自一人离家出去打工,在没有文凭又没一技之长的情况下,选择了拾荒。在经过几年的资本累积后,开了一家废品收购站。几年后,又买了商品房,找了一个同样家庭背景的云南小妹,做了老婆。人在有了一定的物质、资本后,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就不一样了。
  
  等他再回家时,村里人看到的是他的成功,没有人看到他拎着蛇皮袋,蓬着一头乱草般的头发,在一个又一个垃圾桶里寻找废品的样子。
  
  都说风景是在别处,难道说这生活也是在别处吗?
  
  风景在别处,是人们对身边的美景看久了,看厌了,变得熟视无睹了。
  
  那生活在别处呢?是不是我们一个个挑剔的、虚荣的心在作怪?当挑剔的、虚荣的心成了大众之心,就像我们身边的风景司空见惯,那么,还会有谁去关心这内心深处的暗流在扭曲,在变形呢?人们习惯了看到鲜花的美艳,掌声的雷动,却忘记了用包容的心,善感的心,体贴的心去看成功背后的汗水和辛酸,卑躬与屈辱。如果,我们一个个都会用这善感体贴的心去理解包容别人,就将不再有留守的无助与奔波的劳碌。我们谁也不会再把生活放在别处。

请点击更多的生活感悟欣赏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生活感悟

读者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