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遗事

读者文摘在线阅读★文摘网 时间:2018-08-14 22:07 浏览:努力统计中... 诗歌大全

 1983年,我,五岁了,唱着不成调的山歌

 
  放牧山坡,和我淘气的小伙伴
 
  用一块方巾和一腔学调,长吆着
 
  唤醒了山村新郎的花红夜
 
  
 
  如同山风吹拂
 
  家乡,一种办酒的时髦
 
  列队送亲的人群和盖头骑马的新娘
 
  浓郁并芬芳了我的泥土气息
 
  
 
  ——依旧记得缠住我眼眸的那一缕情怀
 
  颤栗着,消逝在记忆潮湿的深处
 
  
 
  ——依旧记得婚礼
 
  长吆的支客师,挚笔的簿师和欢歌的唢呐
 
  
 
  两年后,带着一颗稀奇的心
 
  我,一个调皮鬼,学着木匠
 
  做陪嫁的箱柜,那炭抹的颜色
 
  如同漆师般翻来覆去弄个不停
 
  
 
  转眼已八岁,我会写一些简单的字了
 
  还学着姑娘们踩铃铛舞,
 
  认识了花山节,原野月色流淌的情歌
 
  开始用母亲卖掉一头黑发的小钱
 
  杀向木马板凳的学校,和小琼做了同桌
 
  两小无猜的我们
 
  一起嬉戏着上学,一起嬉戏着回家
 
  
 
  十三岁,进了初中
 
  街头巷尾,昏暗的灯光下,
 
  促销的漂亮小姐呢喃着
 
  “先生,要不要陪你回家……”
 
  似笑非笑,仿佛是一阵风即可抹去粉色
 
  小琼带一盒增白露回家
 
  左邻右舍姑娘争着抢
 
  
 
  转眼十六岁,我长高了,也念了师范
 
  进了比较大一点的城镇
 
  入夜,桑拿按摩旺盛
 
  舞厅昏眩的灯光旋转着
 
  一辆运载百货到乡下的东风汽车
 
  和本地烟贩的红色夏利
 
  宛似一只怪鸟,擦着我的身边跑了
 
  
 
  回到家里,偷觑乡村
 
  我是乘中巴车走新公路的
 
  在山歌声铃铛舞中审视小琼
 
  诚实的劳动锻炼,又丰腴窈窕了不少
 
  清清小河边留下了我们的足迹
 
  星子在蟋蟀的演奏中微笑不停
 
  
 
  半月后,小琼随邻村几位姑娘打工去了
 
  这一群乡下的同命鸟
 
  没有一只是悠闲的
 
  在旅馆,在子夜的大酒店
 
  在灯红酒绿的城市软语里
 
  捎回来一叠花哩胡哨,公园里勾肩搭背的照片
 
  我的头顶幕地掠过一声惊恐的鸟音
 
  
 
  这一看相,我差点儿把画眉
 
  看成了在美丽中沉沦的黑鸦
 
  
 
  我,一个乡下人,一个背负虚幻的乡下人
 
  承担这某种命运,却又疲惫
 
  唉,站在乡村——
 
  我能以皮箱的外表,项链的颜色
 
  对这田园爱情、烟炊缕缕的家乡
 
  一片清脆的山歌唢呐将我捆绑吗
 
  
 
  赶着我的牧歌
 
  踩着我的铃铛舞
 
  站在阳光的山尖
 
  一阵雨露的疑问里
 
  故乡,我用我放火的瞳孔爱你
 
  ■黄  相  维

请点击更多的诗歌大全欣赏

上一篇:散文诗集8 下一篇:关于中秋节的诗歌
欢迎投稿,注册登录 [已登录? 马上投稿]

网友点评

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诗歌大全

读者文摘